Menu Close

华裔母亲鼓励儿子魏金超做中共间谍,给中共做间谍的人没有好下场

被控向中共军队出卖敏感信息的美国海军士官赵文恒8月8日星期二在洛杉矶的联邦法庭出席羁押听证,法官拒绝向中共出卖情报的美海军士官保释申请。而另一位出卖情报给中共的海军士官魏金超则承认是母亲鼓励他给中共情报,然后谋取中共政府的好位子。

今年26岁的海军士官赵文恒涉嫌向中共政府提供敏感照片和视频以换取金钱,于8月2日在工作地点怀尼米港文图拉郡海军基地被美国海军刑事调查局拘留。

这次羁押听证于当地时间上午大约10:30开始,在法庭上,赵文恒著便装,腰部和手部、脚部带著铁链,和律师一起落座在被告席,他的家人则坐在右侧旁听席的最后一排,神色凝重。

检察官塞登指控赵文恒曾购买8月7日飞往台北的单程机票,却向海军报备目的地为威斯康星,因此不排除他在准备逃跑,法官拒绝了将其保释的请求。

检察官塞登指控说,被告在美国海军经过专门培训如何鉴别可疑人员之后,还跟中共接头人用加密消息进行通信,属于明知故犯;并用海军基地视频、图片、操作系统和雷达系统等换取14,886美元的酬劳,严重背叛了美国海军保卫美国的职责。她主张解除赵文恒在海军的职务,并判处20年监禁。

根据指控,赵文恒收受贿赂,向一名冒充海洋经济研究员而实际上是中共情报官员的人传递敏感的美国军事信息,其中包括美国军队在印太地区的大规模军事演习计划,详细描述了海军力量的位置和移动时间。

上星期三,在赵文恒被捕的同天,22岁的美国海军士官魏金超因涉嫌向中共传输敏感军事信息而在加州被捕。

星期二,在赵文恒被法官拒绝保释的几个小时之后,加州圣地雅哥的联邦法官在魏金超的羁押听证中也做出了拒绝保释的决定。

检方表示,魏金超生于中国,一名中共情报官员去年2月首次与他联繫,当时他正申请入籍美国公民,但他仍向对方提供艾塞克斯号和其它两栖攻击舰的武器系统和飞机详细信息。

检控官谢泼德8日告诉法庭,魏金超回家过圣诞节看望住在威斯康星州的母亲时,母亲知道儿子的安排,鼓励儿子继续帮中共情报官员,因为这可能可以让他离开美军后,在中共那里找到工作。

谢泼德还说,该情报人员要魏金超购买电脑和电话来传递信息,若魏提供收据,中共政府会报销费用。起诉书指称,魏金超提供了多达50份手册,其中包含有关海军舰艇技术和机械数据及即将举行的演习海军陆战队人数和训练详细信息。

谢泼德指出,魏在金超过去一年内透过这些安排赚了1万至1万5000元。若罪名成立,可能面临终身监禁。

威斯康星州当地媒体报道说,魏金超过去住在Delavan,是当地高中的2019届毕业生。同时,交通罚单记录也显示,魏金超的地址在Delavan。

给中国做间谍的人没有好下场!

金无怠乃中共高级间谍,事发后被共产党无情抛弃

金无怠1922年出生于北京,燕京大学新闻系毕业。 1938年开始在美国驻上海领事馆担任译员,1944年被周恩来收为中共间谍。 1949年到美国驻香港总领馆工作,1952年加入美国中央情报局,在冲绳岛为美国中情局外国广播情报服务局工作,在那里娶了当时台湾最有人气的女主播周谨予做妻子。

金无怠直接参与韩战中的情报工作,也是台湾情报当局与美国情报当局的联系人,后来还成为美军与台湾情报网的联系负责人。在那时,金无怠就经常将美军和台湾的情报转交给中共情报部门。
韩战期间,金把大量美军情报转送到中共高层手中,其中包括志愿军战俘「反共」名单,这使当时正与美方谈判的中共代表强烈要求遣返全部战俘,这些人回到中国,其结局不言而喻。

1970年10月金无怠向中共传送了尼克松总统希​​望和中国建交的机密文件,让中共及时调整政策以得到最大政治利益。尼克松政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对中共作出了一系列让步。金无怠的活动还使美国在越战中失去了许多战略上的优势。

金无怠是美国中央情报局里少有通晓汉语的人,他逐渐成为中情局的中国通,职位也逐步提升,最后升为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亚洲部负责人,负责美国中央情报局对所有亚洲国家的情报监督和交换,包括台湾和日本及韩国等。金无怠于1961年调至加州,后又调至佛州中情局总部,1965年加入美国国籍,还差点儿升为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副局长。 1981年金无怠退休,退休之后,仍在中情局担任顾问工作。

据说金无怠是天生的间谍材料,极为小心和专业,在几十年的间谍生涯中竟然没有一次失手,甚至到了他被捕之后,他的台湾籍妻子都不知道同床共枕了几十年的丈夫竟然是中共的高级间谍。
在中国能看到金无怠转交的情报的人只有几十个人,知道他真正身份的人更少,一直到俞强生这样的中共高级情报主管官员投诚美国,才揭发出美国情报史上隐藏最深的中共间谍。

中共不营救 金无怠自杀

1985年11月22日,卧底30多年的金无怠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 1986年2月,陪审团裁定金无怠的所有17项罪名成立,包括6项间谍罪和11项欺诈和逃税罪,并定于3月4日判刑。在证据面前, 金无怠知道再遮掩无济于事,于是就公开了自己的身份,向美国中央情报局官员承认他就是代号XX的中共间谍。

据说,刚开始金无怠相当沉着镇定,他呼吁中共当局能与美国政府谈判,像美国与苏俄以前曾经做过的那样交换间谍,让自己回到中国。金无怠大概想他这么高级别、给中共提供过这么多绝密资料的间谍,中共肯定会出手营救。在等待判决期间,金无怠在接受中文报纸采访时,呼吁中共以释放民运人士魏京生作筹码交换他出狱。

但是,中共始终不承认金无怠是他们的特工,并否认和金无怠有任何关系。当时的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李肇星在北京新闻发布会上说,「金无怠事件是美国反华势力编造的,中国政府爱好和平,从来没有向美国派遣过任何间谍」,「我们同那个人没有关系,美国方面的指控毫无根据。」

金无怠仍幻想出现转机,他在狱中让妻子周谨予设法到北京一趟,争取面见邓小平,希望请邓小平出面同美国沟通。周谨予征求一位朋友的意见,这位朋友说中共根本不承认金无怠为中共工作,邓小平又如何出面援救?至此金无怠对中共才完全绝望,在宣判日期之前的2月21日,也就是被捕后3个月,金无怠在美国佛吉尼亚监狱,用一个塑料袋套头,一根鞋带扎脖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时年63岁。 (转自《新纪元周刊》)

相关新闻:  11名中国偷渡客梦碎,藏身老旧家具中被查获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互联网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华人社区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