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疯了!中国政府开始对一切免费的东西收费;很快将对呼吸的空气收费了

当各大城市房价悄无声息地下滑,房贷利率节节狂跌,各路新能源汽车在一轮又一轮的降价潮里杀红了眼,瑞幸更是跳过库迪,直接跟蜜雪冰城近身厮杀,为的就是撬动人们不为所动的消费意愿。

乱套了!一大堆免费的东西突然开始收费

消费降级和万物降价,成了今年最热门的旋律。但打定主意不买房不买车的年轻人,却突然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这一年,太多本该免费的东西,突然开始收费。

当资本和地方齐齐动手,一场针对普通人生活起居的围剿,似乎无法避免。

这几天,日本大坂刚刚通过高中学费全免提案,准备向公立大学伸出免除学费的利爪之际,一则来自四川乐山的新闻突然冲上热搜:乐山一中学共享空调每小时收费9.9元。具体来说,是高中课室开空调一小时9.9元,学生宿舍开一小时3.9元。

这则新闻,让见惯了大世面的网友们看得一愣一愣的——共享空调是什么新东西?怎么学生读个书还要花钱吹空调了?

面对铺天的质疑,学校很快就出来强调,“遵循自愿原则,不使用不收费”;“第三方进行投资,学校不参与费用管理”。有网友据此做了个翻译:此事与学校无关,学生们爱用不用。

另一个更关键的问题在于,一个教室的学生,不想交钱吹空调,难不成还能选择在门口上课?还是说,要把所有家庭困难没法出空调钱的学生,划归到一个班里上课?

问到最后,人们其实最想问的是:学生们到底有没有说不的权力?以及学校怎么就成了资本入侵的场所?未来,类似的事件,又是否会蔓延开来?

环顾四周,我们很容易就能发现,越来越多的东西,套上了新鲜概念,就能变成围剿普通人的镰刀利器。例如,以前酒店提供免费充电线,现在有了共享充电线。有网友第一次见这种东西,彻底惊呆了,发出的感慨让人唏嘘:它离你很近,却又离你很远,这个赛博朋克又缺乏人情味的世界。

以前找个插座,向店家借跟充电线就能充电,现在只会被提醒“花钱借个充电宝”这种事情就不必多提。最近让网友们怨声载道的另一大新花样,是像牛皮癣一样悄无声息入侵各种公共场所的共享按摩椅。比如,前段时间刷屏的山东泰安高铁站候车厅,一张照片赤裸裸地展示了何谓离谱:候车厅里,只有40个是普通座位,剩下的全都是共享按摩椅。大批无座的旅人,要么紧紧地站在一起,要么直接瘫坐在地。而据工作人员表示,“这是济南铁路局统一安排的。”

乱套了!一大堆免费的东西突然开始收费

泰安高铁站候车室近9成是付费按摩椅(网络图片)

无独有偶,被共享按摩椅偷偷入侵的,还有各大影院。

今年暑期档爆火,不少网友发现,很多影院都开始搞起了分区定价,好的黄金座位要加价。而正是不少加了价的黄金座位,又被悄悄替换成了共享按摩椅,并鲜少有标识指出。被逼无奈的网友们,只能消极抵抗,偷偷流传起了“如何拆掉按摩椅靠背”的办法。

为什么从高铁站到电影院,都在纵容“共享按摩椅”的疯狂蔓延?

拆解这些“共享按摩椅”的盈利模式,真相只有一个——利润。通常来说,这些按摩椅的入驻场地会跟投放椅子的运营商达成协议,比如影院提供场地,运营商给影院抽成。界面新闻就曾经采访过一位代理商,对方表示前期会跟影院七三分成,等赚回成本后,就反过来给影院七成。假设影院有十个影厅,一场一小时的电影,按按摩60分钟40元来计算,但凡有十个人选择按摩,那就是4000元*70%=2800元的非票收入,如果再乘以十个场次,一整天算下来,这笔收入对于影院而言,也是非常乐观的。

无独有偶,南方周末也对高铁站按摩椅做了调查,发现高铁站的收益分成比例也高达65%。在利润的刺激下,这5年高铁站的共享按摩椅一路狂飙,超2.5万张。

大家或许还记得,2017年前后,为了抢占市场份额,培养用户习惯,充电宝还是免费租用;到了2018年,主流租金是每小时1元;到2020年,这个标准冲到了3元;到今天,4元成了主流价格,但是在热门商圈和景区,这个价格还会再往上冲,最高甚至冲到了10元。

这显然跟经济学规律是相违背的。人们的朴素认知是,随着市场占有率的提高,产品的综合成本会降低。但这又跟资本的逐利规律相一致。业内透露的信息是,客流量大的场地和商家,由于议价能力强,会不断提高“入场费”和分成比例,倒逼运营商抬高价格。

共享充电宝一路走来的经验告诉我们,在其他“共享xx”身上,历史重演的概率绝对不小。

资本永远都是逐利的。当免费座位越少,抵不住“请扫码使用~”的魔音贯耳,掏钱坐按摩椅的人就越多;当充电线效率越低,借到的充电宝越难还上,充电时间就会越长,其背后的逻辑都是共通的。

甚至乎,不妨做一个最恶的设想:当学校的风扇坏了,是不是开空调的时间就会越长?当……

还有多少种场景,可以实现创收?我们永远不得而知。毕竟,世界上只有两样东西不能直视,一是太阳,二则是人心。

乱套了!一大堆免费的东西突然开始收费

不只是变了味的共享经济悄无声息地占据我们的生活,公共服务也从免费走向收费,或者先涨价为敬了。

曾经以为学校是最纯粹、最不谈钱的地方,没想到正如我们前面所料,一波收费潮,正在席卷校园的各个角落。

课室午休开始收费了——前几天,#学生趴桌午休一学期收费200# 就挂上了热搜。有家长反映,东莞某学校老师收取午休费用,从“趴着睡”到“躺平睡”到“床上睡”价格一路走高,按“睡眠服务等级”分别收费200元、360元和680元。

网友大为惊讶:“头一次听说,睡觉都要给钱的,而且还是趴桌子上的午睡。”你还别说,咱也是头回见。

面对争议,该学校回应称信息属实:“收费是课后老师的看管费用,每天两元,自愿缴纳”。东莞市相关部门也为学校“撑腰“,说收费是合理的,是经过批准的,趴桌收费主要是考虑到课后老师的“加班工资”。

大家印象中寻常合理的教室“趴桌午休”,怎么就变成“午休管理服务”了?提供午休垫、床位,收费可以理解,趴桌子睡个觉而已,怎么还要交钱?是不是不交钱,午休期间课室就禁止入内了呢?

而在图书馆里自习也要收费了。四川工商学院图书馆最近就开放了不少“雅间”,眉山馆单人考研自修室30间正式开放申请,大自修室800元/间/年,小自修室600元/间/年。据《新文化报》的报道,吉林财经大学、东北师范大学、长春工业大学等,图书馆都设有付费学习的研究间,日常利用率“很高”。

有没有一种可能,日常利用率高并不是因为图书馆“雅间”多受欢迎,而是因为没得选?毕竟考研、考公、考编三军队伍日益壮大,对学习空间都是刚需。图书馆搞“付费自习室,说白了就是对公共服务资源的挤占。没能赶个大早抢到免费座位的,就只剩下掏钱一个选择了。古语云“书中自有黄金屋”,原来是这个理。

校园外,祖国的大好河山也被“严禁偷窥”了,多地景区出现“围栏挡景”现象,美其名曰“安全墙”,不付费不能观看。陕西宜川壶口瀑布,路边的围墙比人高,只能让手机先看一眼。“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进家门看望母亲难道还需要先买个门票?”网友调侃道。

云南曲靖九龙瀑布群风景区,想在外围看一眼,就得扒在围栏上贴着缝隙偷窥,竟然生出一种做贼的刺激感,毕竟“看到就是赚到”!

云南德钦县梅里雪山国家公园附近214国道旁,过去远远就可以看到梅里雪山,现在一眼望去只有一堵堵围墙。有大聪明说,那就借助无人机一睹雪山真容吧!抬头一看,那有块警示牌写着:“此区域禁止放飞无人机”。

可以说,为了防止游客“偷窥”,景区愣是建立起了一道全方位无死角的“立体封锁线”。祖国大好河山,怎么就要挡起来?

迫于各种压力,现在这几个景区的围墙拆除了。只是拆除围墙容易,拆除心墙难,下一个精妙的收费设计还指不定在哪等着咱们呢。

眼看着免费的越来越少,当初优惠的民生工程,也开始暗戳戳涨价了。广州、佛山地铁公交告别了满15次6折优惠。有人大致统计了下,调整后新优惠对于90%的人来说都是变相涨价。

一场大趋势已经悄然显现,我们都要做好心理准备:

免费的越来越少,收费的越来越多。如果不愿意掏腰包,不好意思,那曾经享受过的服务直接人间“蒸发”。

昨天,我们说“不便宜,只有死”,是2023年商业的生存法则。但“免费的,才是最贵的”,又成了2023年给每个精打细算的普通人狠狠一巴掌。

当我们过去几十年坐着时代上升的电梯,作为流量红利的一份子,习惯了免费的电梯、免费的“风景”时,很难接受开始收费的一天,但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羊毛出在羊身上,收割的时候到了。

有的如社会资本,也许正是等候多时。在宏观大环境下,时代的电梯不断向下,互联网创新只有小碎步,没有大跨步,没有巨大新增量的时候,活下去自然成为第一要义。此时不割,以后就怕割不到了。

仔细观察会发现,大多数悄悄涨价的如共享经济、会员付费等等,都是互联网经济的典型代表。当初,他们以免费或补贴大战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如今,中国网民规模达10.79亿人,互联网流量见顶,也就是说扩大用户规模已经相当困难,而用户习惯也已养成,不太可能退回到没有网络的世界。就像有句话说的,“以前的互联网是救生网,帮着你从现实的小世界里爬出去,去探索更大的世界,现在的互联网是蜘蛛网,只想把你骗进去裹在由它们编好的小世界里面,让你出都别想出去。”

免费走到极致,便是收费。比如在视频领域,免费的代价是越来越长的广告,用户被迫为去广告体验付费、为热门剧集提前看付费,视频会员,诞生了。

某网约车前期也非常便宜,甚至能免费,但是当把大多数竞争对手逼死之后,现在的价格…真的比出租车还贵。免费的代价就是形成了出门打网约车的习惯。

围景收钱,公交提价,午睡收费,空调停开,都是小的侧面。大头如诸如质押地方停车收费权,诸如拍卖景区运营收费权,诸如拍卖公办学校、行政机关等地的食堂配送经营权,以及城市共享单车的特许经营权……才会真正造成对普通人未来三十年的影响。

因为,这些拍卖的公共资源,最终的结果大概率就是将成本转嫁给市民。

例如,拍卖共享电动车的经营配额,就必然会推高市民使用共享电动车的成本。湖南张家界在去年4月拍卖共享电单车5年特许经营权,相当于每辆车要承担的拍卖费成本就去到了6元。

这些成本,最后还是由使用电动车的市民承担。

这一切,多么像当年的共享充电宝事件,只不过“商家”和“场地”从一个酒吧,一个高铁站,一个影院,变成了一座城市。

搞钱的舞台悄然变大,而生活在其中的我们,终将无人幸免。

相关新闻:  从“天灭中共”到“香港独立” - 香港人已经对中国绝望!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互联网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丧权误国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