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许家印身后的美女们拿下多少高官 ?

随着恒大老板许家印的被抓,有关许家印和其家人以及恒大集团更多的秘密被曝光,其中就包括恒大超百人、而且美女如云的歌舞团。

作为一家私企,恒大拥有这样一个规模庞大的歌舞团,自然不是许老板个人爱好所致,而是从寒门一路向上攀爬的许家印,深谙权力对自身发展的重要性,深谙官员对钱色的喜欢,因此以此作为自己的公关利器。

 

基于这样的认知,许家印在2011年歌舞团成立之初,就严格把关入选者。按照网上披露的信息,该团的女演员,在考核进团的时候,非常严格,不仅业务需要一流,颜值也必须百里挑一,而且很多毕业于名牌大学。经过几轮考核之后,由许家印终审决定,谁会有幸进入歌舞团。

恒大歌舞团成立以来,多次在全国参加各种大型演出活动,包括商业演出,并多次获得大奖,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打出自己的知名度。在有了知名度后,许家印带着歌舞团四处拜访银行、各级政府官员、商业伙伴等,与他们建立了更为紧密的联系,并让自己可以顺利地拿到贷款、地皮,获得政府的支持,其商业版图也从广东地区扩展到了全国。据爆,歌舞团团长白姗姗年薪900万,歌舞团美女的公关效用不言而喻。

在许家印被抓后,美女们或许也会被带走调查吧。试想,该有多少金融机构高管和政府官员们惶惶不安,有多少是拜倒在恒大歌舞团美女裙下的呢?有多少不堪入目的黑幕被恒大掌握?

据中国前媒体人赵兰健近日爆料称,恒大总部还设有“纪检委”、“检察院”或“反贪局”等类似“公检法”的内部系统,收到过很多举报材料,每一个举报材料涉及到的金额、内部关系、外部关系,都是惊人的,更是极其复杂的,更是涉及“每一个省市错综复杂的官商勾结,巨大的家族、巨大的政府背景的直接利益”。

或许,手握各地各级官员情色、贪腐材料,也是许家印版图急剧扩张、获得巨额贷款并可以在2017年就传出“被查”消息后依旧不倒的原因之一。很难想像,在许家印倒下后,究竟会有多少官员、高管被牵出,这其中有多少人盼着许家印死呢。

许家印的公关术看似独辟蹊径,但本质上与曾经名噪一时的薄熙来打造的大连女骑警、厦门赖昌星的红楼,并无不同。

 

野心勃勃的薄熙来在任大连市市长期间,于1994年成立了全国唯一的一支女子骑警队,该骑警队被媒体赞为“亮丽的风景”,是大连市的“名片”。然而,据曾在大连工作并对薄有着深入了解的记者姜维平撰写的文章,可知这些女骑警们最重要的任务并非巡逻,而是在高级酒店陪伴领导,活跃气氛,并帮薄排忧解难。

正因为有此特殊要求,所以当初入选的这些女骑警们大都初中毕业,并不具备最起码的警察素质,但却个个长相漂亮,能说会道。凭借着女骑警的美色,薄熙来对于那些对自己有用之人,不论是组织部考核干部的,还是财政部调拨款项的,或是高检高法查案的,都是攻无不克。得意至极的薄亲口称赞这些忠于自己的女骑警们是“共和国的忠诚卫士”。

在薄熙来到重庆任一把手后,薄授意王立军亦组建了性质类似的重庆女子特警队,为王立军等高官执行“性特勤”任务。随着薄、王的倒台,重庆女子特警队已悄然解散,而大连女骑警则成为“鸡肋”,最终解散。

与许家印、薄熙来打造的表面上有着正经职业,实则背后龌龊的歌舞团、骑警队不同,厦门远华老板赖昌星则更加直接打造了一个官员们的“温柔乡”。

1996年,赖昌星投入7000多万元修建了一栋七层小楼。因这栋楼外墙是红色的,所以被人们称为“红楼”。别看这栋楼外表不起眼,实则内里有乾坤。笔者曾听去过红楼的警察说过,一楼是接待大厅,二楼是餐厅,里面不仅有各种好酒,就连厨师都是赖昌星从香港高薪聘请过来的。三楼是桑拿浴房,每个按摩包间都有进口的双人按摩冲浪浴缸;四楼是歌舞厅,五楼是客房,六楼是总统套房,七楼是赖昌星的办公室。楼中的绝色美女让人瞠目,而内部的奢华程度超过外人的想像。

在官员们尽情享乐的同时,赖昌星还毫不吝啬地随时奉送高额钱物。据说在其办公室的保险柜里,常年摆放着一叠一叠随时可用的现钞,人民币、美元、港币应有尽有。

在赖昌星的钱色攻势下,厦门诸多官员成为他走私的保护伞,厦门海关基本全军覆没。在赖昌星走私案被曝出后,共有600多名涉案人员被查,300多人被追究刑事责任,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是红楼中的常客。如原厦门海关关长杨前线,曾收受赖的1400多万贿赂,并和赖成为“最好的朋友”。最终一审被判死刑,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再如时任福建省公安厅副厅长的庄如顺,多次给赖昌星的走私活动提供便利,并指使手下给赖昌星走私的汽车放行。后来公安机关对赖昌星进行抓捕时,庄如顺先后四次为他通风报信,致使赖昌星出逃。最终他被判处无期徒刑。

此外,原厦门海关副关长接培勇,原厦门市委副书记刘丰,原厦门副市长蓝甫,原厦门副市长赵克明,原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等,也都在名单上。而赖昌星最大的靠山、江泽民的大秘贾廷安,则在江的保护下,安然落地。

类似的权钱、权色交易其实在近三十多年的中共官场,是普遍现象,只不过许家印、薄熙来与赖昌星玩的更大、更有所谓的特色。事实上,他们并不高明的公关术,不过是抓住了众多官员们好色、贪婪、乐于享乐的特性,加上中共一党专制下,官员缺乏媒体和民众监督,以及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才让他们大行其道。

那么,许、薄、赖被抓后,这样的公关术就不存在了吗?自然不是。因为只要土壤还存在,只要中共一党专制还存在,这种现象就不会消失,因为中共官场之烂、官员之贪腐的根源就在中共自身。习近平再怎么高调反腐,再怎么要求官员学习“习思想”,也根除不了腐败,只可能让手下的官员学会采取更加隐蔽的方式。套用被杀死的中共党徒夏明翰之语,那就是“抓了许薄赖,还有后来人”。

相关新闻:  习近平反击,公开1990年春晚江泽民与宋祖英之间丑闻!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互联网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官场淫乱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