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林彪被毛泽东周恩来汪东兴给彻底陷害了,毛泽东却告诉外界周恩来是谋杀林彪的凶手

林彪事件(也称九一三事件)已经过去40多年,但种种谜团至今未解。有一种分析认为,林彪当年是被毛泽东设计,由周恩来实施,最终将林彪逼上了〝逃亡〞之路。而且在飞机坠毁蒙古温都尔汗之前,林彪已经中弹身亡。

毛泽东林彪
毛泽东林彪

中共官方称,在1971年的〝九一三事件〞中,林彪、叶群、林立果、刘沛丰、林彪的司机杨枕纲及机组人员潘景寅等共9人所乘飞机坠毁,机上人员全部死亡。但他们究竟如何死亡,一直流传着多种猜测。

1960年毕业于莫斯科工业大学、现移居瑞典的陈世忠,对林彪事件有着独到见解。据他透露,苏联解体后,前克格勃高级官员的妻子来华访问,带来了她的日记交给中方。陈世忠帮助查阅翻译了其中一本。其中有他丈夫在林彪飞机失事后,到现场查看的情况。

陈世忠说,中方人员是在苏联克格勃查看现场2天后才到现场,看到的已经不是原状。苏联克格勃高级官员妻子的日记写道:飞机是迫降着陆,并不是严重的坠毁。林彪身上有弹孔,他们的面部表情等,不像是飞机失事死亡。飞行员在飞机撞地后还活着,爬出去了50米,因为没有及时得到救援受伤死亡。

陈世忠认为,林彪疑被毛泽东设计谋杀,而执行这次谋杀任务的是周恩来,而参与谋杀林彪和家人的相关人员,应该均被灭口。

陈世忠此前撰文称,他看过张宁(林彪儿媳)的《尘劫》,里面有林彪匆忙逃走的详细介绍。还有不少当事人的口供和回忆录,都证明林彪确实是自己走上飞机逃走的。

只不过,有种种迹象表明,林彪上飞机并非自愿,而是受到其妻儿叶群和林立果的挟持。还有,就是据说周恩来下命令封闭所有机场,使得林彪即使想降落也办不到。再就是,那架飞机似乎不同寻常地先朝南方山海关的方向,然后才调头向北飞去。

另据《〝九一三〞事件考证》(作者张聿温)披露,1972年1月,英国《新观察家》驻莫斯科记者听苏联人议论,苏联专家把已烧焦的林彪尸体整理出来,发现尸体上中了9颗子弹,呈蜂窝形。

中共前驻蒙古大使馆代办孙一先所着的《在大漠那边》中称,1972年1月,英国《新观察家》驻莫斯科记者听苏联人议论,苏联专家把已烧焦的林彪尸体整理出来,发现尸体上中了9颗子弹,呈蜂窝形。

中共官方一直将林彪〝反革命集团〞定罪为参与政变、并且试图谋杀毛泽东。但是多方证据表明,林彪是被毛泽东设计,一步步逼上了〝逃亡〞之路。

林彪当年的〝四大金刚〞之一、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的邱会作(1914年4月16日-2002年7月18日),生前曾披露,林彪没有谋害毛泽东和发动政变,而是被毛逼上了出逃之路。

九一三事件

亦称林彪事件,是自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引发毛泽东和林彪关系恶化后,于1971年9月13日前后发生的事件。

据中共官方称,林彪所乘飞机坠毁于蒙古首府温都尔汗附近,机上9人全部死亡。除了林彪以外,死者还包括其妻叶群、其子林立果,还有林的亲信刘沛丰、林彪的司机杨枕纲及机组人员潘景寅等。

邓小平泄密林彪913事件:飞行员是周恩来的卧底

1971年9月13日,中共副统帅、毛的接班人林彪与家人凌晨乘飞机叛逃,2小时后坠毁蒙古温都尔汗草原,9名乘员全部丧生。这个事件对文革具有颠覆性、毁灭性的冲击。我们经历过当年的人,无不记忆犹新。全国人都有噩梦初醒的感觉。45年来,913几乎成为一门显学,数不清的文字、谈话,提供了大量的内幕与分析,但是仍然留下疑团。例如,913坠机现场中方拍了大量照片专人呈交周恩来审查,可是至今还就那几张如出土文物的图片,为何不公开?又如保存在莫斯科的坠机黑匣子及林彪的头骨,为何不索回?最大悬疑是飞机为何坠毁?因为当时尚存2.5吨燃油,足够飞往乌兰巴托或伊尔库茨克。

官方对913的结论是周恩来一手操办的:自行坠毁,没有打斗,狼狈投敌,叛党叛国,自取灭亡。但是,这样重大的罪案,直到文革后的1980年才正式法律审理。结论至今未变。最令人诧异的是,1980年11月16日,人民日报报导邓小平会见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总编辑厄尔·费尔时,关于913事件说了这样一段话:“据我个人判断,飞行员是个好人。因为有大量党和国家的机密,准备飞往苏联,就是这个飞行员发现问题,经过搏斗,飞机被迫降。但这个飞行员被打死了。”邓这段话长期没有被重视,我们开放杂志2003年才报导。

君无戏言,老邓泄露了秘密。他一定是掌握了某种情报才敢于这样说。因为所有913专家,都不知道三叉戟升空之后机舱内发生过什么事,只能猜想。现在有了邓的一言九鼎,我们可以合理的推断:

①目击者说飞机在空中已经起火燃烧是可信的;

②飞行员(机长)潘景寅扮演了为党牺牲的角色。潘在1967年武汉事件中曾被周恩来紧急指挥驾机救毛,毛赞潘像他的儿子。256三叉戟原是毛的专机,毛忌飞,就转让林彪。但潘必一直受周控制;这种飞行员拥有绝对的忠诚度;

③林豆豆不止一次向张宏等高级特工报告林彪有意外逃,告密很快就会转给周,周完全有时间向潘下达不惜牺牲的指令。一场同归于尽的搏斗在所难免。而且,邓竟然知道潘“被打死了”!

④因此,邓极有可能在他第一次复出时,就从周方面获得913之256三叉戟坠毁的绝密情资。

913事件后,毛说,林彪帮了他一个大忙。这话只有周恩来最能理解,他洞悉林彪已是毛甩不脱的负资产。不过,这个忙是潘景寅帮的。潘妻受了十年委屈后获得一纸“革命军人病故通知书”,加500元抚恤金,7000元补偿。

结论是——用一架专用三叉戟、一个顶尖的飞行员,换取林彪的一颗头颅。

 

毛泽东以唐诗暗示周恩来是谋杀林彪的凶手

转眼又到了“9.13”纪念日,纽约上州的秋风,大概和当年北戴河一样萧瑟。

“913”事件真相迄今扑朔迷离,但可以肯定的是,林彪一家三口是被谋杀的,谋杀者不外是毛泽东和周恩来两人。

克格勃训练出来的周恩来,一生口风很紧,带了太多的秘密去见马克思;但老毛因为其特立独行的性格,更因为当了皇帝,有时口无遮拦,肆无忌惮,反倒泄露一些“国家机密”。

1971年十月二十六日,也就是林彪折戟沉沙一个多月后,毛泽东在于罗向晖等人的谈话中,以自嘲的口吻,意味深长地引用了唐朝诗人杜牧的一首诗,来评论林彪事件,即:

“折戟沉沙铁未销,
自将磨洗认前朝。
东风不与周郎便,
铜雀春深锁二乔。”

鲜有人注意到:这首诗其实暗示了周恩来是谋杀林彪的直接凶手,试解如下:

“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指林彪化成灰都抹不去前朝痕迹,暗示林彪心向蒋介石,自己早就知道。

“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暗示周恩来(周郎)能够成功地谋杀林彪,凭借的是毛泽东南巡的这股“东风”,即周恩来利用毛泽东清洗林彪的心理,派特工望256号三叉戟上装了定时炸弹,并诱骗驾驶员潘景寅飞到外蒙上空,把林彪“被叛逃”死。

周恩来利用欲除林彪的心理,巧妙阴毒地一箭双雕,以把林彪——“被叛逃”死——飞到外蒙坠死的手法,既除掉了林彪,又沉重地打击了毛泽东的权威,且让老毛有口难言。

毛泽东在此句中还暗示,如果没有他毛泽东南巡反林的这股“东风”,待林彪真的接了班,被关入秦城的将是周恩来两口子。

周恩来老谋深算逼死林彪

《晚年周恩来》作者高文谦在书中对于周恩来与林彪生死之别的9月12日的午夜有着生动记述:对毛泽东让林彪充分暴露的意图,周恩来马上心领神会,于是打消了原想去北戴河找林彪面谈,作最后挽回的打算,转而又贯彻执行毛的意图,抓住往北戴河私调专机一事穷追不舍,旁敲侧击。在不动声色地盘问叶群之后,又表示“需要的话,我去北戴河看一看林彪同志。”后来的事实证明,正是周恩来这一虚晃一枪的举动以及随后下令封锁256号专机,给了林彪致命的一击,迫使他最后走上了绝路。 详情请看: 周恩来老谋深算逼死林彪

周恩来为林彪准备了三叉戟飞机

9月10日下午,毛泽东下令专列从杭州开往上海。在上海只停留了一晚,而且没有下车。第二天上午,他在车上会见许世友、王洪文。王维国想一起上车,被警卫人员拦住。中午,毛突然说:〝我们走,不同他们打招呼。谁也别通知,马上开车。〞专列随即离沪北上,一路不停留,经过南京、蚌埠、徐州、济南、天津各站,在12日午后抵达北京丰台车站。

因摸不清北京虚实,毛先没有进北京,在车上,他把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第二政委纪登奎、北京革委会主任吴德,北卫戍司令员吴忠召去,询问了北京情况,说:黑手后面还有黑手。命令李德生从38军调1个师到北京南口待命。

专列12日16时抵达北京站,毛坐汽车回到中南海。

9月11日晚,王维国从上海打电话给林立果、周宇驰,告诉他们毛离沪北上的消息。住在北戴河莲峰山96号别墅的林彪,闻讯后,脸色铁青。他意识到,毛回京后,即将召开三中全会,解决清算他的问题。要逃必须在三中全会前,三中全会后,想走也走不了了。他暗示:〝反正我活不多久了,死也死在这里。一是坐牢;二是从容就义。〞他当时已做了死的准备。

毛南巡途中,同经过的省市军政人员打招呼,要批林彪,为召开三中全会解决林彪做准备。同时考虑到林彪可能外逃,周恩来做了精心的安排。为林彪准备了可能外逃乘坐的一架256号三叉戟飞机。

1967年发生〝7.20事件〞时,毛就是乘坐这架飞机从武汉逃往上海的。驾驶员潘景寅,长得很像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周恩来视他为儿子,潘对周恩来很忠。周极其秘密地把他安排给林彪使用。

9月12日18时,潘接到命令去北戴河执行任务。林彪的外逃行动,一切都在毛的掌控中。

九一三事件〞

9月12日下午3点,叶群让林立衡和男朋友张清林举行订婚仪式,林立衡顺从了。

晚上8点,在96号放映香港电影《假少爷》、《甜甜蜜蜜》,不执勤的警卫、服务人员等都吸引过去看。

8点10分,林立果从北京回来,背着手枪,献给姐姐一束鲜花作为祝福。然后,林立果就急急忙忙进了林彪的房间。

林立衡悄悄出来,通过警卫部队,她向中央报告了在北戴河的林彪等要外逃的动向。一连5次她才打通电话,中央指示林立衡一起乘机外逃,并说这是命令。

王飞(空军副参谋长)把林彪乘车去山海关机场的讯息,报告给周恩来。当时从北戴河到山海关的路是刚修的,路面很窄,车走得很慢,派车去阻拦完全可以截住,但周没有派人阻止。

林彪乘坐的飞机飞到外蒙古温都尔罕,往回飞时起火,不是油料用完了在空中起火,而是苏联驻外蒙古的情报机关发现后,怀疑是敌人情报机低空飞行,用导弹打下来,后在地上起火的。事后发现,机骸上有导弹弹孔。飞机回飞,是要回山海关机场,不是飞往广州逃台湾,因为在广州没有任何准备迹象。

李作鹏的儿子说,他父亲生前说:林彪乘车到山海关飞机场逃走,完全可以阻止,为什么毛泽东不阻止?他想了10年,最后想清楚了,毛泽东不是怕林彪外逃,而是怕林彪不外逃。意思是说,林彪乘坐的是毛控制的飞机,逃也是逃不走的。林彪不外逃,加不上外逃叛国的罪名,外逃逃不出去,就可以加上叛国的罪名了。可见毛的用心。

〝九一三事件〞之后,毛泽东常常失眠,饭量减少,情绪狂躁。有时在梦中呼叫,非常恐惧。经常发怒,无故猜疑。

黑匣子显示飞机刚出发的目的地是广州

——林彪专机驾驶舱最后五分钟的录音

东亚图书馆,下午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东亚图书馆的一个大会议厅里,讲台上有一个桌子。桌子后面坐着何仁义和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会议厅坐满了听众。其中有记者,学者,中国留学生,和海外华人。金咏诗,淑霞,老万都在听众之中。

何仁义;“9.13事件有三个重大的疑问。

第一,林立衡在9月7号就知道了叶群和林立果有带林彪去香港躲避的计划。林立衡在9月7号就把这个计划告诉了林彪的警卫刘吉纯和李文普,并要求他们阻止这个计划。所以当时的中央领导人在飞机出事的5天前就知道了叶群和林立果会采取激烈的行动。问题是当时的中央领导人对此做了什么应对计划?采取了什么措施?”
何仁义:“第二,专机机长潘景寅在起飞前为什么没有叫醒两位副驾驶,领航员,和通讯员这四个人?为什么潘景寅要一个人飞?”

何仁义:“第三,专机升空之后往南飞了一阵子。然后专机转了一个非常大的弯才把方向转成往北飞。为什么专机起飞之后不马上转弯?为什么专要转一个那么大的弯?是不是因为潘景寅不想让飞机上的其他人觉察到他在转弯?”

何仁义:“等会儿我会放飞机上谈话的录音。飞机上有机长潘景寅,三个机械师李平,邰起良,和张延奎。乘客有林彪,叶群,林立果,小舰队成员刘沛丰,和林彪的司机杨振刚。刘沛丰把小舰队的电台带上了专机。录音的话筒在刘沛丰的衣服口袋里。在北京的黄永奎把电台里传过来的声音都录在录音带上了。由于在12号晚已经服了安眠药,林彪在飞机上一直都在他自己的舱里睡觉。这段录音记录了飞机坠毁前最后5分钟的事情。由于年代久远,录音带里的录音已经消失了很多了。幸运的是,经过专业处理,我们仍然能够听到当年的对话。大家请听吧。”

何仁义在桌子上的一个电脑上点了一下,当年的录音就从讲台上的两个音箱里播出来了。
林立果:“几点了?”
刘沛丰:“两点27分。”
林立果:“我们到哪儿了?”
刘沛丰:“我去问问。”
256号林彪专机,夜晚刘沛丰走进驾驶舱。
刘沛丰:“老潘,我们到哪儿了?”
潘景寅:“我们在湖南。”
刘沛丰:“还要飞多久才能到广州?”
潘景寅:“再飞半个小时就可以到了。”
刘沛丰回到普通客舱。
刘沛丰:“老潘说在湖南。再过半个小时就到广州了。”
林立果起身进林彪的贵宾舱,向叶群汇报。
突然一声爆炸声,飞机剧烈地晃动了一下。刘沛丰被摔倒在地。林立果从贵宾舱冲出来。
林立果:“怎么回事?”
刘沛丰拉开左边窗口的挡板,没看到什么。拉开右边窗口的挡板,看到右机翼上有火苗。林立果和刘沛丰赶紧推开驾驶舱门。
林立果:“右机翼起火了,老潘!”
潘景寅:“是吗?会不会是敌人导弹打过来了?”
林立果:“你说什么?什么敌人?”
潘景寅没有回答。这时叶群,杨振刚,李平也跑过来了。潘景寅开始让飞机转弯。刘沛丰,林立果,叶群三个人走进了驾驶舱。
叶群:“怎么回事?”
林立果:“老潘,你怎么转弯了?为什么要转弯?”
潘景寅还是没有回答。
叶群:“我们现在在哪里?”
潘景寅还是没有回答。
林立果:“你说话呀,老潘!”
这时飞机又剧烈地晃动了一下。
潘景寅拿起一个话筒带着哭腔喊话:“汪主任!汪主任!请回答!”
杨振刚在驾驶舱门口急了,大嗓门的吼起来:“机长,你在跟谁讲话?”
潘景寅还是不说话。
林立果突然说:“刚才的响声是定时炸弹爆炸。有人要谋害首长。”
这时飞机开始往下冲。
潘景寅:“糟糕!糟糕!”
刘沛丰拿出手枪顶着潘景寅:“到底是怎么回事?”
潘景寅:“我们在蒙古。现在在往国内飞。”
刘沛丰:“蒙古?”
林立果:“蒙古?”
潘景寅:“起飞前,汪主任给我打了电话。要我把专机飞进蒙古。然后等他命令。可是他已经不和我联络了。”
刘沛丰:“你为什么不叫上两个副驾驶?”
潘景寅:“汪主任说这是特殊任务,不需要他们参加。”
林立果:“我们进蒙古多久了?”
潘景寅:“我不知道。大概有10分钟了。”
叶群:“进了蒙古,我们就都成叛徒了。”
林立果:“我们死在这里,叛徒的帽子就永远地戴上了。”
潘景寅:“我真傻啊!叶主任,我对不起首长。”
这时飞机还在继续往下冲。
潘景寅对着话筒说:“机务舱,把三个引擎全关了。”
潘景寅:“速度还是减不下来。减速板已经失灵。说不定已经脱落了。襟翼控制也失灵了。”
林立果:“赶紧迫降。”
潘景寅:“已经失控了。有人对飞机做了手脚。”
杨振刚:“机长,我不能死。我还有老婆孩子啊!”
潘景寅尽量压制着心里的悲痛。但是眼泪还是不停的往下掉。
过了几秒钟,潘景寅对着全飞机广播:“飞机马上要着陆了。大家赶紧回座位坐好。扣上安全带。把鞋子脱掉。是死是活就看老天的了!”
潘景寅泣不成声地对着全飞机 广播:“林副主席,小潘对不起您哪!”
音箱里传出一声巨响。然后就没声音了。
听众里有许多人在哭泣。
这个录音的主要内容是:
1。潘景寅在上飞机前接到了上级的秘令,要他撇下两个副驾驶,领航员,通讯员,秘密地把专机开进蒙古。
2。专机起飞的时候是往广州飞的。但是起飞后不久,潘景寅就开始用最小的转弯角度,秘密地把专机转向往蒙古飞。一个半小时之后,专机飞进蒙古。但是专机上其他的人仍以为专机在往广州飞。
3。在蒙古境内,专机的右翼里被人预先置放的炸弹爆炸,飞机开始失控。
4。潘景寅这个时候请示上级,但是上级已经不和他联络了。
5。潘景寅试图一个人把飞机降落。但是由于飞机已经失控,迫降失败,专机坠毁。
事实上,专机坠毁之后,毛开始了他们各自的庆祝。

 

林立衡在她的交代材料里详细描述了中央警卫部队有能力拦截去飞机场的林彪座车。但是警卫部队却只是在后面轰林彪座车,让林彪座车快快地逃。

李文普看出了这里面的名堂,于是叫司机紧急停车,他自己下了车。并给自己手上开了一枪。

专机飞进蒙古是骗不过两个副驾驶,也骗不过领航员,也骗不过通讯员。为了顺利把林彪专机飞进蒙古。

潘景寅遵照命令,没有通知两个副驾驶,一个领航员,一个通讯员上专机。但是,潘景寅大概不知道那是个死亡之旅​.

九一三后周恩来乘坐飞机时极其紧张怕死

林彪死于温都尔汗,是毛泽东以欲擒故纵之计逼林彪出走,又痛下杀手。中共至今隐瞒这一事实,但其实这个秘密已被邓小平揭破。

问:本周二,是9.13事件45周年,这是中国现代历史上一个重要的日子。9.13事件给毛的文革敲响了丧钟。你今天的题目来解析这个问题,我想听众们会有兴趣。

答:关于林彪所乘飞机为什么会掉在温都尔汗沙漠中,有几种说法。官方只说“坠毁”,而各方研究人士的说法,大致有几种:1.以导弹击落;2.油量不足迫降失败;3.机上发生搏斗,飞机失控坠毁。我们先说蒙古政府于1971年11月20日发布的调查报告中的事实。蒙古政府当时和中共党内斗争毫无牵扯,所说应该是事实。首先,调查报告认定因驾驶员所犯驾驶错误导致飞机失事,而飞机完全正常,油量也足够,更不涉及导弹击落问题。当时驾驶这架飞机的潘寅是个经验极其丰富的老飞行员,曾经是毛本人的驾驶员,1967年7月,武汉百万雄师事件,毛仓促回京,就是坐的潘驾驶的飞机。

潘那次是直接由周恩来指挥来执行抢救毛离开武汉的行动,想必潘给周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后来因毛不再乘飞机外出,他就成了林彪的专职驾驶员。70年,中国从巴基斯坦买了三叉戟,就是由他亲自飞回中国。他的战友说他驾驶三叉戟像玩手中的玩具。但是这次他的飞行却犯了最低级的错误。蒙古政府的报告明确指出,他是以600公里时速,在机翼右侧油箱带有2.5吨燃油的情况下,强行着陆,而且不是主动迫降,因为飞机减速的襟翼完全没有打开,飞机着陆灯也没有打开。飞机撞击地面时,引擎仍在高速运转。所以蒙古认为飞行员未进行安全迫降的准备。换句话说,飞行员是以自杀式的行为让飞机坠毁的。

这是日本神风特攻队的飞行方式。据当时未被叫醒一同上飞机的副驾驶康庭梓说,60年代,潘本人曾有过一次迫降经历,他极为镇静地反复盘旋飞行,直到燃油耗尽才迫降,相当成功,连飞机都未受大伤。可他这次为什么要采取这样笨拙的方法着陆。只有一个答案,他蓄意牺牲自己的生命而置林彪一家于死地。

问:我们知道,潘在9.13日凌晨0点05分接了一个电话。他是在接到这个电话后,才开始准备飞的。

答:对,这个电话是谁打的,谁命令他违反一切规范带林彪一家飞走的,这是关键的关键。谁打来这个电话本不难查清,特别是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但中共对林彪事件有那么多材料。林彪死后,在军中查处了那么多人,几乎是像篦子一样梳了个遍,却从未有人去查这个电话。显然,打这个电话的人一查清,通话内容一公布,9.13事件就全清楚了。

我们简略地把这个线索理一下。9月12日晚8时,林立果乘256专机飞抵山海关机场。9时左右到林彪处,9点20分,林豆豆给在北戴河的八三四一部队副团长张宏打电话,报告说偷听到林立果的话,说要带林彪去广州,还要轰炸中南海,害毛主席。张立即报告了汪东兴,汪则立即报告了周恩来。

周恩来
周恩来

周采取的措施是,

1.中南海、钓鱼台立即进入一级战备,控工事、设钉板、断交通。

2.让毛立即离开中南海搬到大会堂去住。我们知道大会堂有极严密的地下掩蔽所,号称能防原子弹,人称118。

3.打电话给叶群,先问飞机,然后说要去北戴河看林彪。

4.北京方面,让心腹李德生去空军司令部,又让中央警卫局的杨德中去吴法宪那里,监视吴法宪。同时给吴法宪打电话,查问256专机飞山海关的事。吴法宪自己回忆,他在晚11时左右接到周的电话,顿感事态严重,便打电话给山海关机场的专机驾驶员潘景寅,告诉他“要绝对忠于毛主席,飞机绝不能起飞,不管什么人的命令都不能起飞”。潘满口答应。等回过头来,吴又想向周汇报潘本人的表态时,周却告他飞机已经起飞了。

吴大吃一惊。后来李作鹏一句话说明了:“如果命令八三四一部队拦截,一百个林彪也走不成”。更何况在林豆豆报告了林立果要带林彪走,飞机就在机场了,这时不过晚9点,离林彪上飞机还有四个多小时。周一个命令封锁机场,林彪是插翅难逃。这一群人却干等着林彪上了飞机。

这明摆着是要逼林彪走。周给叶群打电话,就是为了打草惊蛇,就算林彪身经百战,深知兵不厌诈,那个神经兮兮的叶群和毛毛躁躁的林立果还不一惊就炸。可我们知道,以周恩来的天性,这天大的事,他绝不会独断专行,自行处理,必定是每个细节向毛汇报,等毛的指示。

奇怪的是在这个惊天动地的行动中,偏偏没有毛的一点影子,一丝踪迹。这全然不符合毛永远料敌之先、运筹帷幄的形象。但正因此,反暴露了毛的心机。毛要算计林彪是蓄谋已久,一直在找机会。

问:从许多材料看,特别是从林豆豆的揭发看,林立果只是想拉林彪去广州,实在不行就去香港,从未见他们讨论过去投苏的材料。

答:确实,我们接着往下分析,可能有些新设想。接着上面的话题。叶群接了周的电话后,决定马上走。周的这个打草惊蛇之计明显奏效。

可林豆豆急了,去找张宏,说他们马上要走,你不是答应要保护首长的吗?可这时张宏态度大变,一副不理睬的样子,就是不采取任何行动,明摆着是接到了命令,不许采取措施。林豆豆再逼他,他给北京挂了个电话,一边听话,一边点头,放下电话对林豆豆说,“中央指示你们跟着上飞机,跟着走”。

这就明明白白亮出了底牌,中央要让林彪走,这个“中央”只能是毛。但毛要这么宽宏大量地“捉放曹”,他就不是毛了。他让林彪走,却要让他去赴死。这个任务要由潘景寅来完成。潘赤胆忠心地完成了这个任务,所以,受到林彪案牵连的那么多人,邓小平独独表扬他是个好人。

我们知道邓小平这个人最是心思缜密,绝不放空言,这次他终于说出了潘带着林彪一家子坠机的秘密,虽然也是欲盖弥彰,拉上了另一个飞行员当幌子,又说是“据我个人判断,飞行员是个好人”。邓大人可是从来“实事求是”的啊!不知内情,他绝不会为一个带着林彪投敌叛国的人平反。

还有两个事实,一是当晚10点左右,周还发过指示,一定要保护好林彪,但两个小时后,这个命令却没作用了,反而是中央要林豆豆上飞机,和林彪一起走。谁能撤掉周的命令?只能是毛。

二是9月12日,毛突然坐火车回京,不直接进京而在丰台下车,下车就对来接他的吴忠说:“庐山回忆六号简报是反革命简报”,把吴忠吓坏了。这个六号简报就是要设国家主席的那份简报。这两个事儿可以说明,毛要对林彪下手了。

问:那么让潘景寅带林彪飞,这个神秘电话可能是谁打的呢?

答:潘本来已接到空军司令吴法宪的命令,“不管是什么人下命令,飞机也不准起飞”。吴是潘的顶头上司,他当然保证服从,所以让他改变主意带林彪飞的这个命令,只能来自比吴更高的人,那就是毛、周。可毛是不会直接给潘下命令的,他永远是借刀杀人,要杀林彪只能借周的手。

周可怜啊,有林在,在毛面前还有个挡头儿。没了林,他就是腹背受敌。他绝不会主动害林,但从逻辑上看,这个电话只能来自他,或一个能代表他的人。从潘后来采取的神风特攻队着陆方式看,周可能鼓励他为保卫毛主席英勇献身,依照周的性格,他甚至会向潘保证你牺牲后,你的家属会由我照料。潘在0点05分接了这个电话后就去准备飞行。

他的同事回忆说:“他一直没把我们其余5位机组人员叫起来。在我看,他是有意识地把我们甩掉的”。看起来潘先生是个宅心仁厚的人,明知这次有去无回,不愿再拉上人白死。我们再来看周恩来知道飞机坠毁的消息后的表现。先是如释重负,连连说“摔死了,摔死了”,我猜他这是因潘完成了任务而松了口气,然后去找毛汇报。

可在9月21日,周开完会后,当只剩下纪登奎和他两人时,他突然大哭起来。纪登奎安慰他,他却摇头说:“你不懂,你不懂,事情还没完”。我猜这大哭中就有对潘景寅的悔意。因为他实际上不能照料潘的家属,否则就露了馅。

到了10月10日,他接待埃塞俄比亚皇帝海尔塞拉西,据他的专机机组人员张瑞蔼回忆,周平日上飞机只和机组人员握手,问候一声。可这次,他显得紧张,反复问:“飞机检查了吗?试飞过吗?你们都是党员吗?”飞机过长江时,周突然问:“这是长江吗?我怎么看着不像呀?”

机组人员反复解释,周还拿地图反复核实才放心。张说:“我飞这么多年专机,头一次看周总理这么谨小慎微,这么多疑”。这个事实极重要。有人从过敏学的角度分析过。

周的精神过敏,一个人只有接触过过敏原才会过敏。周的过敏原就是林彪事件。林葬身大漠完全是有人操纵的结果。林是被毛逼走的,并被安排“坠毁”。周是参与者。林会有如此下场,周又怎知自己不会?这个背后的黑手是毛,只有他能操纵林、周的命运。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互联网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回复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