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江泽民敬重习仲勋, 泽被习近平; 却遭习近平毒手!

高新评论分析文章:自江泽民在曾庆红的陪同下在深圳探望习仲勋并夸赞“你培养了好儿女”之后,习近平就已经成为中央领导层接班梯队的培养人选之一。如果说当年的胡锦涛是邓小平一人指定的隔代接班人的话,江泽民为胡锦涛隔代指定习近平为接班人则是曾庆红力推的结果。

曾任副总理的习仲勋故世后,中国为他发行的纪念邮票。

记得二零一二年习近平接班胡锦涛的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曾有媒体以《习近平1997年险些被差额掉 当不成中共第五代接班人》为题报道过习近平的十五大“历险记”,说中共储君习近平曾经是差额选举的幸运儿。1997年是他的幸运年。在当时的中共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经差额预选和等额正式选举,习近平成为十五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151人的最后一名,从此步入政坛快车道。

但事实是,当年的习近平在被公布出来的一百五十一名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中排名最后的幕后原因居然是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以及胡锦涛等人“挽救”的结果。临时决定把中央候补委员选举的差额比例缩小,才令习近平和比他得票数高两票的邓小平长子邓朴方一同“当选“。由此也证明了当时的中共党魁江泽民对时年才四十四岁的习近平已经是格外看高了一眼,从此便开始了江泽民及他的大内总管曾庆红对习近平的特别栽培。

中国大陆官方审查通过出版的《习仲勋传》中有这样一段描述: 2000年2月,江泽民到深圳视察工作,一下飞机就先到迎宾馆看望习仲勋。他与习仲勋互致问候,亲切交谈,并说,你培养了好儿女。

有中国内地网友读罢《习仲勋传》的上述文字后调侃道:不是因为习仲勋的儿女太好,而是邓小平的后代太坏。

这其实已经是当年江泽民担任总书记期间第二次到深圳看望习仲勋。第一次看望时习近平是否在场外界不得而知,但江泽民2000年2月看望习仲勋的时候,特别提及“你培养了好儿女”,一方面可能是因为一度对邓家子女,特别是被邓小平三公主邓榕和三驸马贺平深恶痛绝却又敢怒不敢言的江泽民眼见习仲勋的儿子习近平在政治上那样“成器”,自然感慨,另一方面更是因为当时的江泽民已经在为隔代指定接班人做准备了。

江泽民当面夸奖习仲勋的“好儿女”时,习近平已经在福建升任代省长几个月时间了。两年后,江泽民即赶在十六大召开之前,将习近平调升浙江省长,十六届一中会闭幕的次日即宣布他接替已经在十六大上升任政治局委员的张德江的浙江省委书记职务并继续兼任省长。

  从这条线索分析下来,说习近平事实上是江泽民为胡锦涛隔代指定的接班人,应该是符合实际的。

按照《习仲勋传》一书的说法,当年除了江泽民,胡锦涛、李鹏、朱镕基、李瑞环、李岚清、尉健行、万里等都到深圳看望过习仲勋,表达对习仲勋的尊敬之情。

这个名单中没有把当时已经退休的中共元老排进去。按照习仲勋网上纪念馆中开列的习仲勋大事年表记载,当时先后在深圳看望习仲勋的依序是:1990年12月11日,薄一波看望。1991年1月7日万里看望;3月10日,宋平看望。1993年10月15日,八十寿辰,中央诸多领导和老同志祝贺,在深圳迎宾馆举行祝寿宴会。1994年10月10日乔石看望;11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胡锦涛看望。1995年1月9日,杨尚昆看望;12月6日,江泽民同志看望。1996年3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鹏和夫人朱琳,副总理李岚清看望。1999年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和夫人劳安看望;9月30日,出席建国50周年招待会;10月1日,在天安门城楼上参加建国50周年庆祝大会;晚上在天安门城楼观看焰火。2000年2月21日,江泽民同志在曾庆红陪同下看望;4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尉健行看望。2002年2月7日,万里看望;3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到深圳医院看望;4月17日,中央派专机接回北京治病;5月24日,在北京305医院病逝,享年89岁。

请注意,官方开列的如上当年习仲勋被时任中共领导人在深圳探望的时间和人物表中,只有时任总书记江泽民是先后去了两次。第一次是由什么人陪同,介绍,第二次,也就是当面夸赞习仲勋培养了“好儿女“的那一次,是曾庆红陪同。此时的曾庆红已经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中央办公厅主任改为兼中央组织部部长。

自二零零七年的习近平被从普通中央委员直升排名在李克强之前的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之后,笔者为力证曾庆红与习近平之间的关系是血浓于水和江泽民、曾庆红为推举习近平所起到的最关键性作用,,曾先后为本专栏撰写了十数篇专题文章,包括《习近平与曾庆红的关系是血浓于水》,《曾庆红当年曾亲自出马为习近平站台拉票》,《曾庆红助习近平力压李克强》,《习近平被看好是在曾庆红掌控中央组织大权之后》,《 习近平何时被内定为第五代接班集体龙头?》《习近平的“伯乐”是江泽民还是曾庆红?》,《当年的习近平为何会“乘势而上”?》,《施芝鸿的“习老板”不会为难“曾老板”?》,《习近平“治国理政新理念”一词是施芝鸿首创》,《习近平岂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党内民主”的计票结果居然对投票人保密》等。对江泽民和曾庆红当年力推习近平上位的内幕做过详细的介绍。

回过头去再忆当年曾经到深圳看望习仲勋的中共前政要,至少还有王震和华国锋没有被列入习仲勋年表,但有照片为证。而当时所有曾经去过深圳的中共元老只有一个从没有看望过习仲勋也没有在当地被习仲勋探望,他就是邓小平。

已经公开的习仲勋晚年生活的官方报道内容清楚表明,他习仲勋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被邓小平下令离职之后,在深圳一住就是九年整,直到一九九九年国庆前夕才被江泽民派专机接回北京参加国庆观礼。

按照《习仲勋传》的描述,一九九九年国庆,八十六岁的习仲勋登上天安门城楼也不需要工作人员搀扶,连续几天兴奋至极,每天都参加了多场活动,精力和兴致好得令江泽民吃惊,一再夸他“身体这么好”。这从反面证明了一九九零年习仲勋被逼离京离职的主要原因并非身体健康状况不适于继续工作到完成一个副委员长的五年任期。

笔者曾经听到过一种说法是,习仲勋在担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期间曾再次到广东视察,期间说过退休之后要到深圳“颐养天年”,,但说什么也没有想到这一设想竟然被邓小平提前两年半时间“批准”了。到深圳之后就发誓再也不要回到北京。

《习仲勋传》中记载:1999年9月30日习仲勋被专机接到北京后对前往接待的中办负责人表示:“这次回京参加五十年国庆活动,是经过慎重考虑的……。”

回个北京也需要“慎重考虑”,足见习仲勋离职离京后长达九年不愿(不能?)回京确实是有《习仲勋传》的作者即使知道也不敢写出的幕后复杂政治原因的。对那段邓小平与习仲勋之间的历史恩怨有兴趣的听众和读者,可以参阅笔者多年前在这个专栏上发表过的《习仲勋一九九零年突然被中止人大副委员长职务离京“休养”的内幕》、《逼迫习仲勋马上离职“休养”肯定是邓小平的决定》等几篇文章。

熟悉中共党史的人士都清楚,在毛泽东时代即已经有过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或者副总理级的任职资历而到邓小平时代仍还继续担任要职的所有人里,只有习仲勋一个是在副国级岗位上退位上。但是,习仲勋退休到珠海和深圳之后直到去世,事实上是享受到了正国级退休元老的待遇,而给予他习仲勋如此特殊敬重的,就是时任总书记江泽民。在官版《习仲勋传》中,特别强调习仲勋回京参加国庆和病重回京治疗都是江泽民派专机接迎,就是因为中共政权里只有正国级才能享受专机待遇。

今年一月一日,有心人从习近平发表新年贺词的官方图片和视频报道中,“特写“ 出了办公室书架上的照片被更换过的部分(与前一年相对照),至少有两张是以前没有出现过的,均安放在镜头里的习近平背后书架的左侧上中下三排照片中的上一排,分别是他与前两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胡锦涛的合影,江泽民居中,胡锦涛和习近平分立左右。以及一张江泽民在国庆酒会上向习仲勋敬酒的照片。

很显然,利用习近平最近的这一次借致新年贺词出镜的机会摆放如上两张过去没有出现的照片的用意,第一是为了对此前二十大上公然把前总书记胡锦涛从主席台上架走的行为做政治上的弥补,二是为了彰显此前刚刚去世的前前总书记江泽民对他习氏家族的无比敬重。

对这张江泽民当年向习仲勋敬酒的照片,数年前的中共官方媒体即有过详尽的介绍,说是是宴会进入高潮时,(时任)七位(十五届)政治局常委向各位来宾敬酒。江泽民走到习仲勋面前,举起酒杯说,我们知道习老回到北京,今天又出席宴会,都非常高兴。我已委托锦涛同志看望您,祝您身体健康!习仲勋起身说道,我知道您刚从国外回来工作很忙,已见了锦涛同志,很感谢您的关心,也祝您身体健康!在欢快的气氛中,习仲勋与江泽民碰杯祝福,周围响起了一阵阵掌声。这时,许多记者快速围拢上来,争相拍摄下党的总书记对老一辈革命家的崇敬和关切的历史性镜头。接着,李鹏、朱镕基、李瑞环、胡锦涛、尉健行、李岚清都向习仲勋和其他人一一敬酒问候……。

一九九九年参加国庆是习仲勋一九九零年“南下休养”后的第一次回京。第二次回京就已经是他二零零二年四月病重时被江泽民安排专机接回。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四日习仲勋病逝,江泽民带领全体政治局常委和所有在京副国级领导人亲临遗体告别现场,哀荣倍至。让习仲勋享受了全套正国级的治丧待遇。

习仲勋去世的四个月后,在江泽民向胡锦涛和曾庆红交班的一揽子人事计划中,包括了时任浙江省委书记张德江入局和习近平接替浙江省委书记职务的内容。自此,习近平算是正式进入了党和国家领导接班人培养名单之中。

就在看到中共官方媒体“特写“出习近平办公室里特别新摆放出的如上两张照片的次日,即今年一月二日,笔者在本专栏发表了《没有江、曾的推举就没有习近平的上位》一文,介绍了当时的法广网上刊登的《习近平今天的权力基础与江泽民当年暗助有直接关系》一文中报道的台湾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教授张五岳先生接受记者采访的内容。张五岳先生在采访中说:“很重要的一点是,由于江泽民是第三梯队领导人。很清楚的是,江泽民之后交棒给胡锦涛作为第四梯队。而作为第五梯队的领导人,是习近平。他(习近平)本身能够取得今天这样的权力基础,跟江泽民当年的暗助有直接关系。2006年,上海市市委书记陈良宇因为社保基金被整肃,当时的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升任上海市市委书记,这是习近平人生旅途上最重要的关键一役,主要的规划者就是当时的中共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兼党校校长、兼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很多人都会认为江泽民和曾庆红当年未必是支持习近平作为胡锦涛之后的接班人,但是,没有江泽民系统、曾庆红系统,就不可能有今天的习近平能取代原来共青团规划的人选。在这个过程中,江的关系与习的关系就变成一种很好的互动关系。过去这几年,外界总是过渡解读,习近平作为第五代领导人好像刻意清除上海帮,或对抗江泽民。”

诚如张五岳先生所言,如果把以江、曾为代表的所谓“上海帮”与习近平放在对立面分析,就没有办法解释当年的习近平为何能够取代为原本为胡锦涛看好的李克强而成功上位。

事实上,说“暗助”并不准确。当年江泽民也好,曾庆红也好,对习近平的上位根本就是堂而皇之的鼎力相助。

如今,一说起当年的胡锦涛是邓小平为江泽民“隔代指定”的接班人,应该是无人反驳。其实,习近平何尝不是是江泽民为胡锦涛“隔代指定”的接班人。

习近平习仲勋

雷洋案纵容警察杀寒士 此子生来蠢又奸,旦凭父曲成老…

相关新闻:  习近平"总加速师"雅号绝非浪得虚名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互联网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共产党内斗黑幕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