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2013年习近平代表中国政府对乌克兰有核承诺,乌克兰才放弃核武库

中国于2013年承诺在乌克兰遭到使用核武器的侵略或受到此种侵略威胁的情况下,向乌克兰提供相应安全保证。这项不同寻常的承诺如今似乎让北京方面对俄罗斯入侵行为的立场愈发模糊。乌克兰战争下,华尔街日报今天说,中国对乌克兰的核承诺再次受到关注。相比中国在此之前的一些承诺,中国政府向乌克兰做出的承诺力度似乎更大,而核问题专家一直以来困惑不已,为什么中国唯独针对乌克兰作如此安排。评论指乌克兰战争爆发以来,中国更多显示在坚定捍卫俄罗斯。

据该报今天报道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八年前签署过一份中乌联合声明,中方承诺在乌克兰遭到使用核武器的侵略或受到此种侵略威胁的情况下,向乌克兰提供相应安全保证。这项不同寻常的承诺几乎已经被人遗忘,但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再次受到关注。

中国2013年向乌克兰作出的承诺并无具体的安全保证内容,与有核国家(包括中国)长期以来对无核国家的承诺类似,美国、英国和俄罗斯之前向乌克兰做出过同类承诺,以换取乌克兰放弃其在苏联解体后继承的核武器。然而,相比中国在此之前的一些承诺,中国政府向乌克兰做出的承诺力度似乎更大,而核问题专家一直以来困惑不已,为什么中国唯独针对乌克兰作如此安排。

如今,在俄罗斯最近入侵乌克兰、俄方上月放言将提升核威慑力量戒备状态的背景下,这项承诺的存在让北京方面的政策立场愈发模糊。

“这是一个有核国家向一个无核国家承诺,会在后者受有核国家威胁时挺身而出,”非营利组织忧思科学家联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侧重关注核问题和中国问题的驻日本分析师Gregory Kulacki表示。他说:“这个承诺是有意义的,应该有人向中国指出来。”
Publicité

华尔街日报说,中乌条约签署时,中国对乌克兰的双边安全承诺似乎是前所未有的,并立即引发了外界对当时刚担任国家主席不久的习近平是否有意改变既定军事协议的疑问。据信中国只有一个正式的联盟,即1961年与朝鲜签订的条约,该条约未提及核威胁,部分原因是条约的签订甚至早于中国的首次核武器试验。

在2013年的声明中,中方高度评价乌方在1994年同意放弃作为苏联加盟共和国时期遗留下来的数以千计的核武器,以换取美国、英国和俄罗斯的安全保证。声明称:“承诺无条件不对作为无核武器国家的乌克兰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并在乌克兰遭到使用核武器的侵略或受到此种侵略威胁的情况下, 向乌克兰提供相应安全保证。”

起初,包括新华社在内的一些中国官方媒体将中乌协议称为“核保护伞”,这引发了不安情绪;这个词是华盛顿用来描述其对韩国等盟友的保护承诺。几位专家表示,保护伞是对中国承诺范围的极度夸大,许多原始的中国新闻报道后来已经从互联网上消失。

该报引述专门研究中国和核武器问题的驻华盛顿防务分析人士Gerald C. Brown说:“保护伞的说法是不恰当的。如果这是真的,那将是一个会带来严重后果的问题。”他表示,核保护伞是个独一无二的美国概念。

中国反对核保护伞的官方说法几十年来从未改变,中国外交部的网站上明确写着,中国没在别国部署过核武器,也不为别国提供核保护伞。

该报道称,随着乌克兰持续遭遇大规模导弹袭击,解读中国的意图成为一个挑战:北京方面似乎没有公布有关中乌这份协议的官方英文译本。协议中的一些措辞,比如被广泛翻译为guarantee的“保证”,可能具有微妙的不同释义。

据美国谈判代表之一Steven Pifer称,当美国比中国早几年向乌克兰提出核安全承诺时,美国刻意使用了更模糊的assurance这个词,而不是更坚决的guarantee一词。

不过,考虑到长期以来俄罗斯一直是乌克兰面临的主要安全威胁,这项中乌协议似乎暗示,如果发生这样的冲突,中国可能站到俄罗斯的对立面。虽然如今中国把与俄罗斯的关系描述为战略伙伴关系,但过去中俄在领土问题上经常发生争执,并常常争夺在其他一些国家的影响力。

这项中乌协议放到现在来解读,看上去对俄罗斯的敌意可能也会比当初要强。该协议乌克兰方的签署者是时任总统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ych),当时他得到了克里姆林宫的支持,在协议签署数周前,他拒绝了与欧盟建立合作关系,这些因素引发了亲西方势力举行大规模示威活动,迫使亚努科维奇在访问中国两个月后下台。

亚努科维奇访华差不多发生在习近平宣布“一带一路”倡议三个月后,该倡议旨在重建中国古代通往欧洲的“丝绸之路”贸易路线,其中一些路线途径乌克兰。亚努科维奇访华在时间上也碰巧撞上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Joe Biden)访问中国。当时中国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的新闻节目中,头条播报的是亚努科维奇而不是拜登。

不过,当中国人大在2015年批准与乌克兰的这项协议时,北京方面强调与中国签署该协议的是乌克兰,而不是亚努科维奇。

韩国智库韩国济州平和研究院(The Jeju Peace Institute)院长Intaek Han表示,从字面上看,中国对乌克兰的保证似乎超过了已知向朝鲜做出的承诺。韩国济州平和研究院旨在推进核武器不扩散。Han认为,俄罗斯当时可能为阻止乌克兰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简称﹕北约)走到一起而支持了上述中乌协议。

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的顾问Miles Yu多年来一直寻求引起人们对上述2013年协议的关注。他称,该协议表明了北京和莫斯科方面之间的紧张关系,反映出乌克兰对俄罗斯和欧盟之外第三种选择的渴望,同时有助中国获得乌克兰生产的飞机发动机等武器系统。Yu表示,把乌克兰纳入中国地缘政治轨道对北京方面而言具有长期战略利益。

华尔街日报说,在3月3日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被问及2013年与乌克兰达成的这项协议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回避了这个问题,他提到一项关于乌克兰等无核国家安全保证的联合国决议。汪文斌说:“这种安全保证有明确的内容限定和触发条件。”汪文斌表示:“在乌克兰问题上,当务之急是有关各方保持冷静克制,缓和局势,促进政治解决。”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互联网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回复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