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秋海棠”变成了“雄鸡” – 苏联主导的刺刀下的外蒙古公投得到共产党的极力维护

自元明清600多年以来,外蒙古一直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但在上个世纪,外蒙古的独立使得中国丢失了15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这相当于40多个台湾。中国的大家庭里失去了重要的一员,这是近代中国历史上悲伤的一章。按照现在大陆官方宣传机器的说法,是中华民国政府蒋介石出卖了外蒙古,使得外蒙古独立。但这却不是事实的真相。

中国俄罗斯边界蒙古 - 瑷珲,库页岛,海兰泡
中国俄罗斯边界蒙古 – 瑷珲,库页岛,海兰泡

在大陆长大的人们,大多数对外蒙独立这一段的历史是一片空白。原因是历史课本上鲜有提及。这其实很能说明问题,官方历史课本其实就是政治教材。对于官方有利的内容,历史课本必定会大大的渲染。比如说,对于清政府签订的一系列丧权条约,历史课本里都有详细记载,这被用来对比显示所谓新社会的优越性。如果真的是蒋介石一手出卖了蒙古,作为蒋介石国民党反动派的罪证,历史课本里着墨的幅度肯定会远远大于清政府签订的那些条约。但大陆官方没有敢这样做,是因为那不是历史的事实。如果把这个事件全面来看就会明白,外蒙脱离中国是由苏联共产党一手造成的。一面是苏联共产党在外面入侵外蒙,利用强权将外蒙拉出国门,一面是中国共产党在国内将外蒙的回归之路彻底堵死,迎合苏共,将其推出国门。这一拉一推,造成了外蒙直到今天的百年游子路。

历史从一百年前说起。随着1911年辛亥革命的成功,当时的俄国乘虚出兵外蒙古,扶植外蒙古独立。1917年苏共政府成立,竟然称外蒙古是一个独立国家,并要求与之建立外交关系。民国政府一直不承认外蒙古独立。1919年民国总统徐世昌派徐树铮派兵收复了外蒙古。1921年是外蒙古历史上关键的一年,这一年里,苏共的红军侵入外蒙古,于是刚刚回归的外蒙古又一次被拉出了国门。从此之后直到1991年苏联垮台,70年里苏共的军队再也没有离开过外蒙古。

苏共军队于1921年的5月25日侵入蒙古,7月6日开入库伦(现在外蒙古的首都乌兰巴托),7月11日扶植了亲苏的傀儡政府,而这一天也就是后来的蒙古人民共和国的国庆日。当时的民国政府对这次外蒙古独立当然是不予承认。而苏共却使用各种手段想永远霸占外蒙古。

1941年4月苏共甚至和正在侵华的日本签订互不侵犯的友好条约,而这个条约是建立在日本承认外蒙古独立,苏共承认满洲国的基础上。

1945年,二次世界大战进入尾声。美国在太平洋战场上对日本节节胜利,此时美国尚未造出原子弹,虽然打败日本没有问题,但是要让日本最终投降,仍需要解决日本庞大的陆军,盟军还是要付出巨大的伤亡。在这种情况下,美英在1945年2月的雅尔塔会谈中要求苏共在德国投降后出兵帮助打击日本。

对日出兵正中苏共下怀,对于苏共来讲,面对日本节节败退,如果不出兵,那么东亚将会全部被英美变成民主国家,这显然对苏共不利。同时,日本战败后,苏共将面对一个统一的和平发展的中国,而中国强大后,必然会妨碍苏共继续占领外蒙古。所以苏共当时给出的条件,是继续维持外蒙古当时的所谓独立,并且要控制大连、旅顺和东北的铁路权等。而英美此时为了减少自己的伤亡,及早结束战争,在中国缺席会议的情况下,同意了苏共的无理要求。

蒋介石民国政府1945年6月底派宋子文和蒋经国等去莫斯科与斯大林谈判,表示对外蒙独立无法接受。但斯大林坚持要求外蒙独立做为出兵的必要条件,同时继续要求苏共在东北的各项特权。这是一场非常艰苦缓慢的谈判,谈判拖而未决进入8月,8月6日美国在日本广岛投下第一颗原子弹,此时日本投降就是马上的事情,盟军其实已经不需要苏共出兵了。这时斯大林反而无法等待了,尽管中苏条约没有签订,他仍然在8月8日立刻出动百万苏军侵入中国东北,并将东北全部占领。苏共此举,显然不是为了帮助中国抗日,而是赤裸裸的抢夺自己的势力范围。苏军侵入东北给当时的中国甚至亚洲带来了巨大的威胁。

蒋介石此时面对的是非常难解的局面,因为东北已经完全被苏共占领,苏共深入中国腹地。他可以不同意苏共的无理要求,但是苏共可以继续占据东三省,并且会大力扶植中共,在中国造成一个类似后来东德西德的分裂局面。斯大林甚至威胁要将内蒙古的也划入外蒙中,成立一个独立的大蒙古国。中国将在刚刚摆脱日本侵略后,再一次面对抵抗苏联,而这个敌人甚至会比日本更残暴。另一个选择是答应苏共的要求,以此为条件要求苏共撤出东北,保证尊重新疆主权,并且不去支持中共。只要中国赢得和平发展的机会,几十年后,国力强盛,蒙古尚有机会回归,而这个选择实在是当时条件下的无奈的选择。

于是1945年8月14日,在苏共大军入境的情况下,民国政府和苏共双方终于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若蒙古举行全民公投独立,中国将在此基础上承认蒙古独立。而苏共承认中国对东三省的主权;对于当时新疆伊宁事变,苏共承诺不干涉,也就是说不谋求新疆的土地;苏共将不支持中共。

蒋介石当初有条件地容许外蒙古独立,实属在苏共强权下的无奈,外蒙古当时已经被苏共强占了20多年。蒋介石是想用中国的和平发展去铺就一条外蒙古将来回归祖国的回家之路。公平的讲,蒋介石的决策思路其实不无道理。若无后来苏共背信弃义,中华民国能够在抗战胜利后和平发展,没有大跃进,没有文革,几十年后,那么中国在1980年代就可成为世界数一数二的民主大国。那可是实实在在的实力,而不是现在大陆的畸形虚胖。这个力量和美国等民主国家联合在一起,对于苏共是非常可怕的,那么苏共1991年底的崩溃很可能会提前。

人们现在知道苏共崩溃后,蒙古人民共和国立即解体,一个新的民主的蒙古国1992年随即诞生。若中国彼时已经是一个民主的大国,而且如同后来中华民国那样不承认外蒙古独立,那么一个民主的外蒙古很可能会在那时回归于一个民主的中国。

蒋介石的最大错误在于他相信了苏共的承诺。而共产党从来就是把欺骗当作它的一大法宝。当时的东北有发达的工业,生产总量超过日本本土,苏共进入东北后,疯狂洗劫,强奸妇女,抢掠民众,把最先进的机器设备拆运回苏联。然后违背条约,把日军的枪支数十万支,大炮数千门及弹药,布匹粮食无数,20万满洲国军队等全部交给了中共。中共在苏共的支持下迅速占领物资丰富的东北,并以此为基地取得内战的胜利。诚如毛泽东在中共七大上所言,有了东北,“我们在全国的胜利,就有了巩固的基础了。”“也就是说确定了我们的胜利。”

1945年10月外蒙举行了全民公投,这个公投是在苏共的刺刀威逼下进行的,无法表达真正的民意。

投票也并不是公平的无记名投票,而是要每个人站出来在大众眼前,选择在独立或者不独立栏目里签名。人们可以设想:当年毛泽东要永远开除刘少奇出党,整个中央就只有半只手举起表示反对。类似这样的投票,是没有人有勇气在苏共面前表达异议的。何况很多蒙古人不识字,都由傀儡政府当局的工作人员来指示签名应该在哪一拦里写。另外,如果参加投票人数少于50%,投票将无效,那么政府就把每个人都编号,若缺席,则政府代为签字同意,甚至一些驻蒙古的苏军也参加了投票。最后,苏共创造了50万人口100%赞成票的奇迹。苏共利用其强权,终于在霸占外蒙古这个事情上再一次得逞。

时间进入1949年,大陆政权登场了。那时它称中华民国政府是国民党反动派,那么完全可以理直气壮的废弃反动派们所签订的条约。但是大陆官方不但没有这样做,反而仅仅半个月的时间,就于10月16日急切宣布同蒙古建交。而在那时与蒙古有建交关系的只有苏共和中共。其实,中共从早期就一直支持外蒙古独立。

为了欺骗国内的民众,人民日报在1949年8月14日发表御用文人郭沫若的奇文《我们应该怎样认识外蒙古独立》来给国内民众洗脑,文中称:“……倒是外蒙古人民比我们争气些,比我们觉悟的早,比我们更清醒地能和社会主义地苏联做朋友,因而得到了帮助,而比我们早解放了。我们假如是站在大公无私地立场,我们倒应该向外蒙古人民告罪、向外蒙古人民致敬、向外蒙古人民学习地。更那里有什么理由跟在美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反动地后面,来对苏联‘愤慨’呢?……”,“……人民中国和人民蒙古今后应该是亲密的兄弟,我们不能够固执着那种宗主和藩属的落后观念了。那是丝毫也不足引为光荣的!……”这篇官方社论对苏军占领蒙古是一派羡慕,恨不得苏军也能够更早的占领中国。

此时中华民国政府因为苏共背弃了不支持中共的协议,宣布当初和苏共签订的协约作废。于是人民日报再一次在1950年2月24日发表党史专家黄华的社论《只有国民党反动派才痛恨蒙古独立》,文中把1919年徐树铮奉民国总统之命收复蒙古歪曲为“……日本帝国主义又利用了中国北洋军阀安福系将军徐树铮侵入蒙古,在那里建立了亲日的军事独裁。……”。对于蒙古独立,社论中说:“……承认蒙古独立,对每个真正爱国的中国人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值得欢呼的事。只有国民党反动派才痛恨蒙古独立,他们在当时被迫承认了蒙古独立,事后又大肆造谣,侮蔑人民的蒙古,侮蔑苏联,说:‘蒙古独立是中国领土的丧失’……”。

这篇文章点明了国民政府是被迫承认外蒙古独立,同时承认了对中共来说,外蒙古独立是天经地义,是值得欢呼的事。这篇文章除了欺骗以外,还充满了对于反对外蒙古独立的民众的赤裸裸的威胁。因为文中称只有国民党反动派才痛恨蒙古独立,而在1950年代,“国民党反动派”是要杀头的罪名。

1950年10月毛泽东再派周恩来去蒙古主持主权移交仪式。同年大陆与蒙古交换地图勘定边界,正式承认外蒙古独立。可见,大陆官方在1949年建政前后,是迫不及待的,并且是理直气壮的把外蒙古推出国门之外。

1952年民国政府意识到原来的先和平发展再谋求外蒙古回归的计划短期无法成功,开始寻求别的办法试图拉住外蒙古这离家的游子。民国政府先是在1952年联合国大会上控诉苏联没有履行当初的条约。联合国大会在调查后,证实控诉属实。在联合国控苏成功后,随后民国政府在1953年2月声明当年关于外蒙古独立的公告失效。由此可见民国政府蒋介石始终没有真正放弃外蒙古回归。

1955年,苏共谋求蒙古加入联合国。美国最初反对,但苏共威胁,如果蒙古无法入会,苏共将反对西班牙,日本等美国盟友加入联合国。美国别无选择,只能回来做民国政府的工作。11月22日,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致信蒋介石,称“13个国家热切渴望加入联合国,因此值得付出同意苏联5个卫星国加入联合国的代价。我们不能伤害大多数,否则相当于帮助了共产主义,也会严重损害我们在联合国的影响。”他在信中还建议民国政府不一定要对蒙古投赞成票,只要弃权即可。他特别强调此事“对我们双方都十分重要”。11月26日蒋介石回信艾森豪威尔,指责美国应该为外蒙古独立负一定责任,“我们听从了美国政府的好心建议”,才与苏联签署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1955年11月28日,艾森豪威尔总统再次致信蒋介石,警告他如果滥用否决权,将是对安理会大多数成员意愿的对抗。蒋介石这次干脆没有回信,而是在第二天公开发表了一份新闻声明,正式宣布将会对蒙古加入联合国投反对票。美国则通过新闻署发表声明,批评民国政府的态度。12月13日,民国政府在联合国大会上对蒙古入联投了反对票。这也是民国政府在联合国期间投的唯一一次否决票。作为报复,苏共随后否决了日本等国的申请。

1961年又是外蒙古独立的关键的一年,苏共纠结一些非洲国家再一次谋求外蒙古加入联合国。苏联和非洲一些国家达成协议:苏联支持非洲的毛里塔尼亚入联合国,而非洲国家支持外蒙古加入联合国。当时中华民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拥有否决权。但被激怒的非洲国家会因此支持大陆政权加入联合国,在这种情况下,投否决票就相当于民国政府自绝于联合国,若民国政府退出联合国,那么大陆政权必定乘虚而入,最终外蒙古还是会入会,美国肯尼迪政府非常紧张,他们不想看到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席位,施压民国政府不要行使否决权,这造成了民国政府和美国外交关系的空前紧张。历经几个月外交上的交涉,最终民国政府同意不否决蒙古入联合国,而美国也不可以投同意票。作为交换条件,肯尼迪第一次公开声明美国坚决支持中华民国政府;并使大陆政权入联合国一案成为联合国的“重要问题”,即要三分之二多数同意才能通过;且肯尼迪承诺如果任何时候美国的否决能有效地防止大陆政权进入联合国,美国将使用否决权。1961年10月25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蒙古入会案。中华民国未参加投票表决。蒋介石1961年11月在国民党会议时谈到这次事件得失时称:“就整个世界战役来说,在防阻匪伪入会的间接目的上,我们可以算是换取了一次迂回战的胜利;但在防阻伪蒙入会的直接目的上,无可讳言,乃是我们一次严重的失败和耻辱!”1961年12月1日,澳大利亚、日本、美国等提出议案:任何涉及中国代表权变更问题的议案都是“重要问题案”。12月15日此案以61票赞成,37票反对,7票弃权,被通过为联大第1668号决议案。

大陆政权虽然那时还不是联合国成员,但专门在1961年7月11日发行了一套纪念邮票,庆祝所谓的蒙古人民革命成功四十周年,其实就是纪念从1921年起苏军占领外蒙古四十周年。第一张邮票上主图是中蒙两国的国旗。第二张是蒙古人民共和国的政府大楼。大陆官方选在那个特殊的时刻发行这种邮票,目的是为蒙古加入联合国呐喊助威。在苏共猖獗的那个年代,外蒙古终于最终加入了联合国,在独立的路上又走远了一大步。

现在的台湾,中华民国政府的中国版图是一个秋海棠叶的形状,而不是一个公鸡的形状,一个大的区别就是地图里仍然包括外蒙古。虽然由于时间的流逝,近年来一些民国政府的人员忘记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对外蒙古的定位出现模糊,但外蒙古回归的大门在中华民国一侧一直是开着的。1991年苏共解体后,外蒙古民众终于能够独立自主,两个月后,他们就把那个虚假的“人民共和”从国名中拿掉,蒙古人民共和国就此消亡,一个民主的蒙古国成立了。

或许将来,一个民主的蒙古面对的将会是一个民主的大中华。那时,这位在外流浪百年的游子,将有机会选择是否重返祖国的怀抱。

纳闻 | 真实新闻与评述:外蒙古是如何从中国独立出去的? 中共栽赃蒋介石

再读《中华民国和苏联加盟条约》

对于外蒙是被谁出卖,一直是个焦点问题,也是两个领导过中国政党互相遮遮掩掩、互相说辞自辩的糊涂帐。李敖曾以台湾人和国民党人后生口吻,在凤凰卫视的“李敖有话说”,全盘将外蒙脱离祖国之罪过,按在蒋介石先生头上,我想当读者看过《中华民国和苏联加盟条约》以后,谁是谁非就会有清楚地认识和分辩了。《条约》内容是最好辩词、是最好诠释、是最好的证明。笔者前些时,曾发表过《1945 红军来了》,提到过签订《条约》的历史背景,和国民政府被迫为之,但内容是有条件的,原则决不会让步,从中也会看清苏俄帝国主义强盗嘴脸。人们总是容易忘记历史的,尤其是支离破碎、残缺不全说教洗脑,更容易跑偏人们的意识,这也是笔者发表《条约》的初衷,给喜欢研究历史的朋友提供资料参考,给蒙在鼓里的众人大白于天下。下面请阅:

 

《中华民国和苏联加盟条约》

     1 9 4 5

签字人:王世杰(民国政外长府), 斯大林

 

1.苏联承认中国对外蒙古的宗主国地位;苏联必须在1950年前撤走在外蒙古境内的所有驻军。苏联同意中国政府对蒙古的驻军,但其驻军不能用来反对苏联。苏联强烈要求25年以内中国 政府同意外蒙古举行公民表决,由联合国监督表决的公平性。 
     

 2.中华民国政府声明对外蒙古有不可质辩的主权,中国政府 19501010日恢复对外蒙古驻军,用于保护领土完整,不用于反对苏联,在同一时间实行蒙古高度自治。中华民国政府同意 100年以内让外蒙古人民举行公民表决,由联合国监督表决的公平性。公民表决的先决条件是1911年被苏联用武力驱逐出去的原外蒙各族居民迁回原地,参与投票。中国政府认为,公民表决是决定自治,不是决定独立。 

 3.双方同意就蒙古问题继续进行谈判。双方同意就东蒙问题继 续进行谈判。 
     

 4.苏联同意无条件撤走苏联驻东三省所有武装力量。同意中国 政府恢复原苏殖民地大连主权;苏联承认中国对海参威的主权, 苏联同意在50年以内撤走苏联驻海参威所有武装力量。 
     

 5.中国政府将在1995恢复对海参威的主权,并开放海参威为自由港,对苏联免税。

       6.双方同意就海参威问题继续进行谈判。 
    

  7.苏联承认江东六十四屯为中国领土。苏联承认图门江出海口是中国主权。 
      

 8.中国声明图门江出海口是中国主权,为了中苏友好图门江对 苏联开放。 
       

9.中国政府将保留继续废除不平等条约的权力。 
      

10.苏联拒绝中国对科叶群岛的主权要求,但原意同中国政府就所有领土纠纷进行谈判。 
     

11.中苏两国一致同意江面主权中苏各二分之一。 
    

 12.本条约需要中国国民代表大会同意,苏联最高苏维埃同意, 中苏最高领导人签字才能生效。 
       1949年,新政与苏俄签订《中苏友好同盟协议》,无条件承认外蒙古独立,取消国民政府关于外蒙的不平等条约。并愿意根据联合国民族居住权原则,把南京政府用武力霸占的外蒙领土还给外蒙。 并发表社论祝贺外蒙独立,1950年2月《人民日报》还刊载了胡华的文章,题目是我们为什么要承认外蒙独立?郭沫若也在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四周年纪念日,北京新华广播电台发表了我们应该怎样认识外蒙古立?的文章。露骨地为外蒙脱离祖国而辩解。

 

爱国者和卖国贼一目了然!

两份条约
一、中苏友好同盟协议:(1949)
中苏友好同盟协议:(1949)
签字人:毛泽东, 斯大林
1.中华人民共和国无条件承认外蒙古独立,取消国民政府关于外蒙的不平等条约。并愿意根据联合国民族居住权原则,把南京政府用武力霸占的外蒙领土还给外蒙。
2.中华人民共和国承认海参威(包括海参威所辖之郊区)是苏联固有领土;中华人民共和国承认江东六十四屯为苏联领土。中华人民共和国承认图门江出海口是苏联主权;”新疆北郊”是苏联领土;
3.中华人民共和国停止1945年以来南京政府所有索土要求。承认清朝政府1850年以来所有领土条约。
4.乌苏里江江域靠苏方三分之二属于苏联主权,靠中方三分之一属于中国主权。
5.苏联政府欢迎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领土的声明。
6.双方同盟一致反对台湾国民党,及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
7.承认清政府关于大连的协议,承认苏联在大连旅顺的特权。
8.中华人民共和国欢迎苏联在新疆、东北、内蒙驻军,兄弟互助关系。
二、1945年中华民国和苏联加盟条约
签字人:王世杰(外长), 斯大林
1.苏联承认中国对外蒙古的宗主国地位;苏联必须在1950年前撤走在外蒙古境内的所有驻军。苏联同意中国政府对蒙古的驻军,但其驻军不能用来反对苏联。苏联强烈要求25年以内中国政府同意外蒙古举行公民表决,由联合国监督表决的公平性。
2.中华民国政府声明对外蒙古有不可质辩的主权,中国政府1950年10月10日恢复对外蒙古驻军,用于保护领土完整,不用于反对苏联,在同一时间实行蒙古高度自治。中华民国政府同意 100年以内让外蒙古人民举行公民表决,由联合国监督表决的公平性。公民表决的先决条件是1911年被苏联用武力驱逐出去的原外蒙各族居民迁回原地,参与投票。中国政府认为,公民表决是决定自治,不是决定独立。
3.双方同意就蒙古问题继续进行谈判。双方同意就东蒙问题继续进行谈判。
4.苏联同意无条件撤走苏联驻东三省所有武装力量。同意中国政府恢复原苏殖民地大连主权;苏联承认中国对海参威的主权,苏联同意在50内以内撤走苏联驻海参威所有武装力量。
5.中国政府将在1995恢复对海参威的主权,并开放海参威为自由港,对苏联免税。
6.双方同意就海参威问题继续进行谈判。
7.苏联承认江东六十四屯为中国领土。苏联承认图门江出海口是中国主权。
8.中国声明图门江出海口是中国主权,为了中苏友好图门江对苏联开放。
9.中国政府将保留继续废除不平等条约的权力。
10.苏联拒绝中国对科叶群岛的主权要求,但原意同中国政府就所有领土纠纷进行谈判。
11.中苏两国一致同意江面主权中苏各二分之一。
12.本条约需要中国国民代表大会同意,苏联人民代表大会同意,中苏最高领导人签字才能生效。
文章来源:http://huangyangzi.blog.hexun.com/38103631_d.html

 

转贴
《人民日报》社论:只有国民党反动派才痛恨蒙古独立
1950.02.24
作者:胡华
大家知道,蒙古曾侵入中华建立过蒙元。明太祖即位后蒙元灭亡,满清兴起后,又被满清占领统治。蒙古人民长期在本族统治阶级和异族统治的奴役压迫下,过着极其贫穷痛苦的生活。
到一九一一年中国辛亥革命,推翻满清后,蒙古是不是解放了呢?没有的,相反的它更成了帝国主义侵略争夺的对像。当辛亥革命十月中国武昌起义时,蒙古的统治阶级――王公、便利用这个机会,以“独立”的名义,投入帝俄的怀抱。
一九一七年俄国十月革命胜利,日本帝国主义却利用了白俄反动将军谢米诺夫,窃据蒙古,和苏联红军作战,到一九一一年才被苏联红军击溃。谢米诺夫失败之后,日本帝国主义又利用了中国北洋军阀安福系将军徐树铮侵入蒙古,在那里建立了亲日的军事独裁。安福系在中国北方失势之后,日寇复扶植谢米诺夫的一个助手――温根男爵,盘踞蒙古。蒙古人民受这样长期的侵略掠夺,什么时候才起来革命获得解放的呢?
为了反对帝国主义的劫掠,为了解放蒙古,蒙古贫苦破产的牧人和广大的下层职员、喇嘛、便在却伊巴桑等蒙古革命者领导下,在一九二○年组织了一个秘密的革命团体,发动游击战争。
侵略者统治着虽然用各种野蛮的屠杀,死刑和迫害来对待蒙古革命者,但蒙古的革命团体和革命游击队却日益壮大,到一九二一年的三月便举行了一个游击队和恰克图附近的盟族的代表大会,选出临时的革命政府,会上并以大多数决议,请求苏联的帮助。
在三月十七日到十八日夜间,蒙古革命游击队便攻占了恰克图,不久,又先后击溃了中国北洋军阀侵略军万余人,日寇扶植的白俄温根男爵反动骑兵一万一千人,在战争过程中,苏联红军曾出兵援助蒙古革命游击队,使革命取得了胜利。
在一九二四年(民国十三年),蒙古已宣告了独立,建立了蒙古人民共和国。当时,中国的国共合作的广东革命政府,对蒙古的独立是承认的,因为孙中山先生在“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中,已承认了“民族自决”的原则。“那末,正式承认蒙古独立问题为何一直拖到一九四五年呢?承认经过如何呢?”由于在一九二七年叛卖革命的中国国民党反动政府,一直坚持大汉族主义,所以不肯承认蒙古独立。而蒙古从革命以来,在苏联的友谊帮助下,内部已建设的很强盛;对牵制打击日寇保卫远东和平,有也很大的贡献,如一九三五年和三六年,蒙古革命军曾两次击退了日寇在蒙古国境内东部的挑衅行为;一九三九年在诺门坎,苏军蒙军并肩作战,给进犯的日寇以严重的打击。在中国八年抗战中,苏联远东军和蒙古革命军对百多万日本精锐关东军的牵制,对中国抗战是极大的帮助。而在一九四五年的八月十日,蒙古人民共和国有对日宣战,配合苏军,联合东北抗日联军,出兵夹击日寇,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间,建立了卓著功勋。因此,世界各国,尤其是中国,应该正式承认蒙古的独立,这是义不容辞的。
所以,在一九四五年八月十日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同时,双方又交换了“关于蒙古人民共和国之独立的问题”的文书。在文书中,中国国民党政府声明:“……由于外蒙古人民屡次所表示出的对于独立的热望,中国政府声明:在日本失败以后,若是外蒙古人民的投票公决证实此种热望时,那么,中国政府将承认具有其现时境界的外蒙古之独立。……”
“投票公决”的结果如何呢?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日举行的蒙古人民投票的结果,有百分之九十七?八的人,投票赞成独立,连国民党政府派去监票的内政部次长雷法章,也对投票手续表示满意(见塔斯社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库仑电)。
蒙古的独立,就是在民族自决的原则下,一个新国家的诞生,给世界的和平民主阵营增加了一份力量。承认蒙古独立,对每个真正爱国的中国人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只得欢呼的事。只有国民党反动派才痛恨蒙古独立,他们在当时被迫承认了蒙古独立,事后又大肆造谣,侮蔑人民的蒙古,侮蔑苏联与伟大的世界领袖斯大林,说:“蒙古独立是中国领土的丧失”。反动派这样说原也不足为怪,可怪的是,我们人民中有的人居然也有宗主国的情绪,似乎蒙古也非得划在中国“版图”上不可以似的,这实在是中了大汉族主义的毒。
[注:胡华为我国著名中共党史专家,曾任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教研室主任,中共党史系名誉系主任。]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互联网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回复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