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共鼓动未成年学生宣誓“捐器官”,学生成器官供体?

胡鑫宇疑案引发外界对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关注。有迹象表明,除司法系统外,中共教育系统深度参与了器官移植,大中学生或成为中共器官捐献或强摘的新的受害群体。

2020年12月5日上午,江西省建成大型遗体器官捐献者纪念园,数十名青年在墓园集体宣誓,自愿捐献遗体器官。(视频截图)

胡鑫宇疑案引发外界对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关注。有迹象表明,除司法系统外,中共教育系统深度参与了器官移植,大中学生或成为中共器官捐献或强摘的新的受害群体。

近日,有网友晒出了一张截图,显示由教育部和卫生部器官移植重点实验室、国际狮子学会眼库、中国器官捐献及分配联盟医院等联合主办的“中国首届国际标准器官捐献及分流系统联席会议”于2007年1月20日-22日在广州召开,来自全国各地从事器官移植的临床医生、相关的法律工作者和伦理学研究人员等约200人参加了会议。​​​

记者通过知网文献查证了此消息属实。2005年,中共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区卫生高层会议上首次承认中国的器官来源于死囚。此后又宣称,开始建立中国的公民器官捐献体系。

由教育部和卫生部器官移植重点实验室等联合主办中国首届国际标准器官捐献及分流系统联席会议。(网页截图)

2010年1月,《器官移植》创刊,由中共教育部主管、中山大学主办、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承办的器官移植专业学术期刊,面向中国国内外公开发行。

据知网文献,中共教育系统早已在研究大学生对器官捐献的态度。如,2013年北京中医药大学二篇关于大学生对器官捐献态度的研究认为,大学生是社会价值观念中具有超前性和先导性的积极群体。可通过教育提高大学生对器官捐献的认知、媒体宣传、提供详细系统的器官捐献信息等来提高大学生器官捐献的意愿。

大纪元稍早获得的一份录音显示,中共高校对学生进行信息化管理系统,即采取大数据管理模式,采集学生学习、消费、宗教信仰、请假等各方面的信息,同时实时监控学生的动态。

信息化培训人员说,“每一个学生在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扫描二维码进了我们的迎新系统,通过迎新系统,采集他的各种各样的数据。”

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20年中国在校大学生规模超3599万。2022年,全国大学生毕业人数首次突破1000万。也就是说,10年累计的体检信息数量可达1亿人次。如果加上其它院校这个数字就更加庞大,教育部统计,截至2022年9月,全国共有各级各类学历教育在校生2.91亿人。

原大陆高校辅导员裴女士告诉大纪元记者,大学新生肯定要体检,表格数据直接交到校医,校医会交给医院,因为医院安排一些工作人员过来。大数据确实是把人的信息都收集起来了,有的人就会不安全。“中学也都体检的,从二零零几年开始都在抽血。”

疫情期间,裴女士曾经收到“关于规范死亡学生信息统计上报”的通知及“死亡学生登记表”。她了解到,每个大学里都有设心理干预,因为会有学生自杀,每年学校里如果死二三个,一两个人(学生),上面不会追究领导责任。

据教育部数据,截至2022年5月31日,全国高等学校共计3013所。中国大学生死亡数据统计也是敏感资料。

裴女士介绍,除了自杀需要上报外,比如2015-2018年,校园贷导致很多学生被骗(裴女士所在学校有一百多人),从几千块钱滚到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严重的学校就会劝他休学,去打工还款,这种学生几乎不可能再复学。接下来这个人去哪里?不知道。学生只要离开学校就不归学校负责了。

“胡鑫宇这个孩子的照片,还有各方面,他并不具备一个抑郁症倾向的状态。包括他自己写的动漫里面的台词,纯粹就是个台词玩而已,现在报导就为了让他有自杀倾向。”她说。

裴女士认为,像胡鑫宇是在地市级上的中学,越到地方上黑社会化越大、越厉害,越是这样的环境,这种事情就会很多。省会城市的学校管理严格,但是他会不会跟底下的合作呢?很有可能。就像大医院做器官摘除会跟郊区医院的合作是一样的。

教育部为何卷入器官移植?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在接受大经元采访时分析表示,教育部会卷入中国的器官移植,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有相当多的器官移植的医院是教育部所属的这些大学医学院的附属医院,这是一部分;另外一部分,就是中国因为捐献器官要建数据库,在社会上就比较困难,但是学校就比较容易动员。

“因为学校人员集中,而且都是年轻的,大部分还没有染上社会上的陋习,像吸毒、艾滋病这种。因为集体生活,所以它(中共)可能会鼓励在学生当中去捐献,搞这方面的宣传。在学校里面整齐划一,比较容易去动员,所以教育部就卷进去了。”他说。

横河指出,问题在什么地方呢?是中国的这个器官移植行业发展的速度太快,到了一个无法控制的程度了,还在拼命地扩张。而在中国是没有法治的,当局是鼓励器官移植的,因为这对官员、特别是退休的或者年纪大的官员是有好处的,他们可以优先得到器官。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自愿不自愿,其实都是处于危险之中。当它这个(器官)需求达不到满足的时候,这种扩张的趋势,很多人就会从良心犯的器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就扩展到社会当中,为了满足某些人的要求。”

横河介绍,其实国内也有人看到这点,像媒体人宋祖德就主张在中国除了亲属捐献以外,整个器官捐献全部应该是禁止的。就是因为只要有利益在,就一定会越出规定范围。况且,中国到现在对于器官移植不立法,就是要留下黑洞。

中共蛊惑学生“自愿捐献器官”分析:或把命签出去了

近期,中共官媒高调报导了一名高校学生器官捐献案例。广西医科大学的大四学生易海欣,2022年12月24日突然昏迷送医,于2023年1月4日宣布脑死亡。悲痛之中的父母决定捐献女儿的器官。1月6日上午,她被送入该校第二附属医院手术室摘除了心脏、肺脏、肝脏和2个肾脏。

在“遗体”告别后,易海欣被拔下呼吸机,仍有心跳。从重症医学病区到移植科手术室的这段路并不长,身着绿色手术服的外科医生直接把她的移动病床拉到了手术室。

中新网报导称,易海欣是广西贵港人,从小家庭条件困难。多家媒体报导均没有提及她的病情及抢救情况。后续陆媒报导称其“平时身体健康,没有什么基础病”,突然晕倒有可能和医学生“平时学习压力比较大,经常熬夜”有关。

关于中共宣传公民自愿捐献,横河分析认为,中共自从有了一个所谓志愿捐献和分配系统以后,它会用这种方式来跟家属讨价还价,免掉很多医药费,让家属同意把器官捐献。这种已经不是属于捐献范围的,是在被金钱或者是经济的压力下被迫做的,就跟死囚自己签署捐献条约是一样的,因为他没有自由,也不属于真正的自愿捐献。

此外,如果在学校里面去发动这种大规模的宣传活动,会形成一种Peer pressure,就是同学中的压力,就带有很不自愿的形式存在了。很多人并不是自愿的,而是迫于周围的压力、学校的压力而不得不签,所以说这种他就不是属于真正自愿的。如果是在工厂里面,门口设一个桌子,让大家自己去填一个表,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学校里面发起一个运动就完全不一样了。

陆媒报导,2020年12月5日上午,江西省建成大型遗体器官捐献者纪念园,数十名青年在墓园集体宣誓,自愿捐献遗体器官,南昌大学医学部学生代表朗诵诗歌。

类似的陵园不止一家,已经遍布全国。如,2010年6月12日,河南福寿园“红十字纪念苑”落成。2020年12月15日上午,宣城市遗体器官捐献者纪念碑落成,“纪念碑右侧镌刻着2009年以来宣城市已实现捐献160位逝者的名字。”

2021年11月25日,在岳阳市平江县中心陵园,湖南省首个县级人体器官(遗体)捐献者纪念碑落成。彼时,“平江已有1488人完成了遗体器官捐献报名,并有18人实现了捐献成功”。

2022年8月10日,吉林省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纪念园落成仪式在长春福山寿明园内举行。

2022年11月22日上午,浙江温州苍南县人体器官遗体捐献纪念园落成仪式暨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宣传活动举行。

……

横河说,“你只要签了愿意捐献,那么当你发生事故的时候,就不需要再去签第二次。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因为这个捐献是不透明的。所以大部分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糊里糊涂地签,就把自己的命给签出去了,就有这种可能性。”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相关新闻:  鲍威尔转发翟东升炫耀视频:中共是如何搞定拜登的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互联网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器官买卖, 官场黑暗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