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美国列香港为“海外敌对势力”, 黎智英案成焦点

“所有敌对双方在开战前首先会炸桥!”资深时事评论员石山针对当前香港的形势在12月19日接受大纪元访问时如是说。

石山将“桥”比喻为香港,认为香港是介于美中之间博弈的一座桥梁。上周,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通过《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NDAA),同时将中国大陆及港澳等同朝鲜、古巴、伊朗及委内瑞拉等被列为“海外敌对势力(Foreign Adversary)。

12月14日,美国众议院通过《国防授权法案》。根据该项法案,国防预算将增加3%,包括数百亿美元用来强化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军事部署,抗衡中共的影响力。包括中港澳同时被列为“海外敌对势力”,与朝鲜、俄罗斯、古巴、伊朗和委内瑞拉同级。香港及澳门未有因为“一国两制”而被区别对待。其中法案新增拨款用以调查香港官员及商人曾否犯下反人类、种族灭绝、战争等国际刑事罪行。

法案还包括147亿美元(约1,147亿港元)拨款,用于美国在太平洋的威慑和竞争计划,增加印太司令部的行动次数和规模,以阻吓中共当局在区内日益扩张的势力。目前,参议院也已通过该项法案,待美国总统拜登签署后成为法律。

美国联邦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罗杰斯(Mike Rogers)表示,颁布《国防授权法案》从未像今天这样重要,美国和盟友面临着来自中共、俄罗斯、伊朗、朝鲜和世界各地恐怖组织前所未有的、迅速演变的威胁。目前至关重要的是“现在就要采取行动保护我们的国家安全”,“以加强我们的国家安全并支持我们的军人”。

黎智英案成冲突焦点 “香港桥梁作用反成负面因素”

石山表示,作为一个曾经辉煌的国际金融中心,香港连接了美国等西方大国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往来。

他认为,双方在作为朋友之时,这座桥梁发挥着互通互惠的作用,“可惜《国安法》实施后,香港日趋向中共靠拢,这座桥梁反而演变成危害香港的负面因素”。

石山认为,当前最为突出的表现体现在对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的开庭审讯。这起《港区国安法》下首例被控“外国势力勾结罪”的审判引发国际社会关注的同时,角逐各方都在加紧行动。

12月18日,黎智英被控“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一案在香港西九龙法院开庭。现年76岁的传媒大亨黎智英“未审先囚”已经超过三年。一旦指控罪名成立,将被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罪行重大者可被判无期徒刑。迄今为止,《港区国安法》的定罪率为100%。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各国对此案表现出相当程度的关注。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及澳洲等多国驻港总领事馆代表18日到庭旁听。英国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表示,极度关注任何面对国安法受审的人士,尤其是针对英国公民黎智英的“政治检控”明显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卡梅伦呼吁港府释放黎智英。另外,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也谴责港府以国安法起诉黎智英,呼吁立即释放黎及其他维权人士。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则声称,坚决反对美英就进入司法程序的案件“说三道四”。特首李家超称,“部分政客和外国政府代表尝试施压,影响法庭公平公正审讯”。中共在港喉舌《大公报》11月底亦发文声称,近期外部势力妄图干预香港司法、甚至要求“无条件释放黎智英”,是在“破坏香港法治”。

美国参众两院在此时出台《国防授权法案》,将香港、澳门与朝鲜、古巴、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等在内的“邪恶轴心”划上了等号。

“当前美中博弈在香港问题上的尖锐程度已经到达临界点”,石山表示,如果以桥梁来比喻香港,“任何战争开打前夕,首先要炸毁的就是连接两地敌对双方的桥梁,香港自此也不再被视作一个独立的具有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大都市来对待。”

石山认为,这一点体现在美国早前对香港企业及个人的制裁。

美国有备而来 制裁围绕香港为据点的俄伊等国

今年10月,美国财政部宣布对支援伊朗的导弹和无人机计划的企业和个人进行新一轮制裁,其中包括三家香港企业及一名港人。

美国财政部10月18日公布,将再制裁一批在伊朗、委内瑞拉、中国大陆及香港的11名个人、八家企业及一艘船只,制裁指这些企业与个人支援伊斯兰革命卫队及伊朗国防部生产导弹及无人机。其中有三家香港企业及一名容姓港人被指控涉嫌与一名中国大陆女子,协助伊朗公司采购电子零件并安排运货。

美国财政部指,伊斯兰革命卫队旗下企业透过伊朗本地代理商,将美国和日本制的军民两用电子零件经香港运往伊朗。在香港注册的南溪谷科技有限公司一名林姓男子被指控为伊朗代理商采购原产自美日等地的电子零件。总部位于香港的大立射频技术有限公司,则被指控接收该名林姓男子与伊朗客户相关的资金转账。

另一家名为创新在线电子有限公司的香港企业,被指向早前已被美国制裁的中国企业提供包括美国产品在内的敏感零件。

美国财政部官员指,伊朗不顾后果选择继续发展具破坏性的无人机及其它类别武器,导致世界各地冲突不断。这其中包括伊朗向俄罗斯提供无人机,用于轰炸乌克兰平民。

另外,本月早些时候,美国财政部宣布制裁一名在多国开设公司网络的比利时商人,指控其为俄罗斯采购军事电子产品,一家名为“佳合贸易(M&S TRADING)”的香港公司在被制裁名单当中。有媒体调查发现,该公司与供应无线电射频等电子元件的公司“科比国际”有关联,科比国际被指协助向俄罗斯运输包括敏感电子零件在内的数千批货物,以规避出口规则和限制而被制裁。

12月5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制裁比利时商人吉特勒(Hans De Geetere)操控的网络,指控他为俄罗斯采购军事电子产品,这个网络位于俄罗斯、比利时、塞浦路斯、瑞典、荷兰和香港的九个实体和五名个人,被加入制裁名单,当中包括香港公司“M&S TRADING”。

财政部指控吉特勒不断透过香港、中国及土耳其,转运可作军事用途的电子设备予俄罗斯,他在塞浦路斯的公司,则与香港的“M&S TRADING”协调转运订单。

美国司法部同时也对吉特勒提出起诉,指控他多年来从美国非法向中国及俄罗斯出口敏感军用技术。

时隔一周,美国国务部和商务部再以涉嫌帮助俄罗斯进行军事采购为由,制裁逾100个目标个体及实体,其中包括一个由中国、俄罗斯和巴基斯坦组成的跨国军火采购网络。

12月12日,根据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管制办公室(Treasury’s Office of Foreign Assets Control,OFAC)指控,一个名为胡晓迅(Hu Xiaoxun,音译)的中国公民利用其位于中国的私人防务公司贾维斯香港有限公司(Jarvis HK Co. Ltd)及合作伙伴网络,透过第三方国家和中间公司向俄罗斯出售由中国制造的武器和技术,包括价值数千美元的弹药、数十万美元的游荡弹药以及数百万美元的半导体微芯片制造设备。

大陆“千人计划”挫败后 中共将据点转移香港

时政评论员季达对大纪元表示,在吸纳高科技人才方面,中共也一直在以香港为据点加以实施,尤其是在美国启动对中共“千人计划”的调查后。

2008年12月,中共实施一项出资雄厚的“千人计划”(全称“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计划”),以此引进外国培训的精英科学家。华盛顿则认为这是对美国利益和技术优势的威胁,启动了调查。2018年,当年有多位申报或被招揽的海外高层次人才被美国相关机构调查。

据路透社2023年8月24日报导,三位知情人士透露,在美国对科学家进行调查期间,中共停止了推行“千人计划”(TTP),但两年后,中共又以新的名称和形式悄然恢复了该计划,招募尖端芯片人才。

路透社审视了从2019到2023年的五百多份政府文件后,首次详细披露中共这一芯片人才招募项目。

路透根据对政府政策文件、网上招聘介绍,以及一位熟悉该项目的消息人士的调查,取代“千人计划”的一个主要项目被称作“启明”,由中共工业及信息化部主办。

两名知情人士表示,“启明”计划招募科学与技术人才,重点是半导体等“敏感”或“机密”的领域。计划实施短短三年,已引进1500多位海外高层次人才,数量已超过此前30年引进的总和。

美国政府国家反情报与安全中心发言人博伊德(Dean Boyd)表示,外国对手与战略竞争对手都清楚一点,“获得美国和西方顶尖人才,往往与获得技术本身一样重要”。

博伊德说,“当这种招募活动造成内在利益或承诺冲突时,会对美国经济和国家安全产生风险。”

在对中共“千人计划”进行调查后,大纪元通过公开的资料不完全统计,香港至少有逾百名学者参与“千人计划”。

而不少港府力推的所谓大湾区、科技园项目、创新高科技工程,背后均有千人计划学者的影子。其中包括于今年12月15日才刚刚去世、协助中共开发“人脸辨识”监控的AI领军人物、商汤科技创始人汤晓鸥曾入选“千人计划”,汤晓鸥终年55岁。

汤晓鸥去世前曾担任香港中文大学信息工程系系主任,兼任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副院长。

另外,香港一些大学在中国的分校,都积极推进“千人计划”。2018年3月,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公布了一份“香港中文大学(深圳)诚邀海内外优秀人才申报2018年度千人计划”。文章表明,海外学子可通过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申报“千人计划”。

时隔5年,2023年1月,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刊登“香港中文大学(深圳)诚邀您申报海外优秀人才项目”启事称,该大学经过逾8年的发展,截至2023年初,已引进世界知名教师520多位,其中包括诺贝尔奖得主5位,图灵奖得主2位,菲尔兹奖获得者1位,国内外院士近30位,国家级专家人才60余位。

另据报导,在中共的“千人计划”受挫后,香港本地转向推出“万人计划”。2018年11月成立的“沪港大学联盟”由港大复旦牵头,香港和上海分别有8间高校参与。中共教育部官员称,期望联盟让学生加深认同中国,以及为区域提供人才。

季达表示,中共以前“通过香港弯道超车实施千人计划”,但在美国政府制裁下,从资金到人才吸纳都将受到极大钳制。

石山举例,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换来有史以来最严厉的金融制裁,美国祭出核弹级针对俄罗斯的制裁措施,俄国约6,400亿美元外汇资产中至少三分之二遭到冻结,并被剔除于SWIFT(环球银行金融电讯协会)体系之外。

“对于香港企业,因为很难分辨你是中共背景还是香港本土企业?与大陆是否存在资金往来?与中共当局或中共高官是否存在关联?等等诸如此类的疑问,在难以区分的前提下,相信美国政府(对香港企业)也绝对不会手软。”

石山认为,对于香港资本家来讲危险近在眼前,“要么你离开、要么你待在香港,不要到海外去投资,要不然这里面风险非常大”。

季达认为,美国参众两院公布的这一法案具有深远影响。“作为世界的领军,美国祭出《国防授权法案》,很快欧洲和其它西方国家会效仿,这将成为一个国际趋势,作为曾经的国际桥梁——香港将因为中共最终与世界为敌被世界抛弃。”

相关新闻:  香港12月8日大游行群众自动礼让救护车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互联网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文明与邪恶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