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共是七七事变,卢沟桥事件的背后黑手

卢沟桥事件爆发后,国军士兵跑出宛平城奔向战斗岗位。(图片来源:Wikipedia)
卢沟桥事件爆发后,国军士兵跑出宛平城奔向战斗岗位。(图片来源:Wikipedia)

近代史爱好者需要擦亮眼睛:大凡中国近代史上的反帝爱国运动,尤其是一些捕杀外国侨民、放冷枪、放鞭炮的事儿,基本上都是有内幕的。本文举例谈三件事:大川饭店事件、北海事件和卢沟桥事件。

一、大川饭店事件

1936年8月,国民政府批准日本在成都设置领事馆。当时治理四川的,是四川省主席刘湘。刘湘是军阀出身,向来不服蒋介石,他决心借此事与蒋介石唱唱对台戏、给蒋介石以难堪。(参《中华文史资料文库》中国文史出版社1996年版第3卷第251页)

在这种情况下,苏俄代理组织地下党人张曙时,瞅紧了机会、策划反日运动、意图促使蒋介石尽早和日本开战,以缓解某军队的军事压力。于是,张曙时乘机开展了对刘湘以及其部下的工作、策划了一场反日示威游行运动。

1936年8月24日,在地下党人张曙时的策划之下,成都人民举行了“反对日本在成都设置领事馆”的示威游行活动。刘湘指示军警:“对这个爱国运动,只准维持,不得干涉。”在游行示威活动中,成都的爱国市民冲进成都市一家日本旅馆(大川饭店),当场打死日本记者渡边洸三郎、深川经二。

解放后,地下党人张曙时撰文供认:1936年打死两名日本记者的“大川饭店事件”,是他策划的。(参张曙时《我在四川是怎样进行统战工作的》载《四川现代革命史研究资料》1981年第12期)

“大川饭店事件”这个案例表明:表面上看起来风光威武的爱国运动,有时候本质上却是国内逐鹿政治势力相互拆台、相互角力、相互制造麻烦的权谋术。而不明真相的广大人民群众,无疑扮演了被利用的角色。

二、北海事件

1936年9月3日,日本药商中野顺三,在广西北海自己开办的药房里面,被“爱国青年”当场刺杀身亡。这件事,一直被看作广西人民的爱国壮举。刺杀地点现在也被建成一个“国家安全教育馆”。但是,多年之后,国民党还是获知了此事的真相:当时1936年,正是蒋介石与两广地方军事势力(李宗仁、白崇禧、陈济棠等人)对抗的“两广事变”的时候,那个被误解为“爱国青年”的刺客,其实只是两广军事势力的麾下人员,两广势力意图杀死一个日本侨民,给蒋介石制造中、日两国之间的外交纠纷,以缓解蒋介石对两广势力所施加的军事和政治压力。

蒋介石的终生挚友张群回忆:1936年当年,正是两广势力的“反蒋年”,两广势力策划杀死一个日本人,是故意给蒋介石制造外交麻烦的。(参《张群先生话往事》)

当时(1936年)的两广势力,根本不是真心抗日的。我举个例子:1936年6月,正值反蒋的“两广事变”。“爱国将领”陈济棠、白崇禧等人(两广势力),邀请了日本陆军军官100人来到广州、驻扎在沙面租界。两广反蒋军事势力,准备起用这些日本军阀鬼子,指挥两广的部队、进攻蒋介石的国军。(参《广州文史资料第44辑:广州租界史大事记》)

三、卢沟桥事件

众所周知,1937年7月7日晚上,在卢沟桥有不明身份的人,在黑暗中向演习的日军开枪射击,这个开枪的人,至今仍身份不明,日本人、国军人士、苏俄代理势力,都有嫌疑。

7月22日,中日联合调查队在卢沟桥和八宝山的中间地带,发现了一群男女学生在野地上放鞭炮、伪装枪声。当时联合调查队穿的是便衣,那群青年学生以为调查队只是平民,他们对调查队说:“我们是受命于北方局来干的,你们别捣乱!”(参上海译文出版社《今井武夫回忆录》第44页)

众所周知,“北方局”,就是苏俄代理势力。

为什么放鞭炮、伪装枪声?因为有人要引发中、日两军(国军第29军vs日本中国驻屯军)更大的军事冲突。

目前还不能肯定卢沟桥七七当晚的冷枪是苏俄代理人放的,但是,苏俄代理人常常干同等的事,这一点,依据众多的第一手史料,已经毫无疑问。

时任国民革命军第29军副参谋长的张克侠,在晚年有如下的回忆:“……我在1929年就入了地下党。1937年4月,肖明同志给我发了一个指示文件:对日本,要积极开展作战,以攻为守,争取主动,将驻扎在华北地区的两万多名日本兵、一股气赶出去……解放后,组织的上级领导同志让王世英找我,要我交还这个指示文件的原件……”这则史料,出自《北京文史资料选编》第9辑第105页张克侠《在西北军中从事党的地下工作的经历》。

为何要收回这份指示文件的原件?因为心虚、害怕后世人得知真相。为什么心虚呢?因为在1937年4月的时候,蒋介石仍然在做对日本全面大战的军事准备,准备工作尚未完成,苏俄代理组织接受苏俄的指示,不顾一切、制造一切事端,迫使国民党军队和日本军队尽量早日爆发大战,这样,一来可以缓解苏俄东面的军事压力,二来它的代理组织,可以从此获得休养生息、渔翁得利的机会。

在国难当头的时候,国内各种逐鹿势力狗咬狗,并不惜咬伤外人、栽赃国内政治对手,甚至引发中外大战,这些政客都在所不辞。这是某一些所谓“爱国运动”的历史真相。

蒋介石被迫面对的惊天阴谋:卢沟桥事变是中共挑起来的!

1937年3月,杨虎城被解除兵权,蒋介石放他一条生路,让他出国考察,不许再回到中国。抗战爆发后,杨虎城偷偷潜回香港,打算寻找机会重掌兵权。后来被民国政府逮捕,1949年被枪决。

西安事变临近结束的时候,延安的毛泽东焦急地等着蒋介石那亲笔签名的协议。周恩来空着俩手回来,告诉毛只签署了口头协议“蒋介石答应保证停止内战”。毛泽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担心蒋介石很快会“大举、迅速、残酷”的举重兵来报复。

周恩来提醒毛:“蒋介石自认为英雄人物,一直标榜自己言出必行,致命弱点是喜欢玩光明磊落那一套!应该不能食言!”毛火气全消,他很同意周恩来的判断!因为毛泽东非常了解,蒋介石尊崇中国传统道义,看重自己的品德操守重于生命。他认为,可以好好利用蒋公这个“弱点”。

1937年7月7日,又一个惊心动魄的事件发生:七七事变!卢沟桥上枪声响起,侵华战争全面爆发!

中华民国历史课教材这么记录七七事变:“民国26年7月7日晚11时,日军于北平卢沟桥一带进行演习,借口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查,吉星文团长严词拒绝,日军恼羞成怒,发动突袭,国军守土有责,奋勇还击。”

后来东京大审判,日本陆军省兵务局长田中隆吉出庭作证说:“ 卢沟桥的第一枪是共产党放的,事变是共产党在卢沟桥两边放枪挑起的,而且是共产党和前日本驻天津特务机关长茂川秀和勾结和操纵的。”

七七事变发生后,日军出动十万大军、飞机、坦克,大规模进犯华北,北平、天津不日相继沦陷。这次日本出兵目标非常明确:“三月亡华!”

1937年7月8日,也就是七七事变第二天,蒋介石在日记里写下一段话:

“战事一起,则地无分东西南北,人无分男女老幼,均应抱定为国奋斗之决心,与敌做殊死战。如有中途妥协与丧失尺寸土地者,即为中华民族历史上之罪人。军人守土有责,虽战至一兵一枪,亦必与敌抗战到底。”

7月13号,蒋介石给北平行政首长宋哲元发电报:“中央已决心运用全力抗战,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以保持我国家之人格。”

7月17号,蒋介石发表庐山谈话,面向全世界,郑重宣布中华民国对日本侵华的态度:

“我们知道全国应战以后之局势,就只有牺牲到底,无丝毫侥幸求免之理。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

蒋公做了非常冷静的考量:首先,日军出兵是侵略,出师不义;国军自卫是天经地义的正义之举,而且中国自古早有预言:“哀兵必胜”!其次,日本的策略是速战速决,没有长期作战的准备;中国的策略是持久战,蒋公从1928年就已经开始了备战:撒开时空大网,拉长战线,拖垮日本!再有,日本在亚洲广开战场、四面树敌;中国就日本这么一个敌国。

最后,日本国内当时实行的是“统帅和国务并立制度”,军政分离;也就是说,政府并没有心思非要打这种侵略战,但是好战的军人劫持政府,而且连陆海军之间也互不买帐,说来说去,高层就不合;中国有“国防最高委员会”,蒋委员长总揽党政大权。除了中共军队之外,各系军人在民族大义面前,都服从最高统帅蒋委员长的命令!这就在政治体制上技高一筹,“政略”优势高于日本的“战略”优势,高着一级!

蒋介石沉着应对、审时度势,制定出了一套化解日军“三月亡华”的战略,把抗日战场从北方移到了上海。

国军松沪保卫战、淞沪战争(图片:维基)

1937年8月,毛泽东在陕北洛川会议上有个讲话。毛说:“要冷静,不要到前线去充当抗日英雄,要避开与日本的正面冲突,绕到日军后方去打游击,要想办法扩充八路军、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要千方百计地积蓄和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对政府方面催促的开赴前线的命令,要以各种借口予以推拖,只有在日军大大杀伤国军之后,我们才能坐收抗日成果,去夺取国民党的政权。”

“有的人认为我们应该多抗日,才爱国。但那爱的是蒋介石的国,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祖国是全世界共产党人共同的祖国,即苏维埃(苏联)。我们共产党人的方针是,要让日本军队多占地,形成蒋、日、我,三国志,这样的形势对我们才有利,最糟糕的情况不过是日本人占领了全中国,到时候我也还可以借助苏联的力量打回来嘛!”

“为了发展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在战后夺取全国政权。我们党必须严格遵循的方针是’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发展,十分宣传’。任何人,任何组织都不得违背这个总体方针!”

27年之后的1964年7月10日,毛泽东接见日本社会党访华代表团,代表团负责人佐佐木更三、黑田寿男对日本侵华向中国人民道歉。毛泽东说:“我曾经跟日本朋友谈过。他们说,很对不起,日本皇军侵略了中国。我说:不!没有你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就不能团结起来对付蒋介石,中国共产党就夺取不了政权。所以,日本皇军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好教员,也可以说是大恩人、大救星。”

正当共产党借抗战爆发养精蓄锐的时候,1937年8月13日,国军将士在远东第一大城市上海,开始了用血肉之躯保家卫国的行动;抗日战争的第一场生死大会战——淞沪战役拉开序幕!

日本史料中的七七事变,共产党挑起日本与国军开战 (SOHU)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互联网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1 Comment

  1. san

    诉山讼海”疑无路 “时间沙漏”将见底
    郭文贵的“挤牙膏”式退款难掩“假破产”之恶意

    郭文贵申请破产,实在是“泄水保船”之举。根据SEC的GTV公允基金退款公告,郭文贵已向SEC支付了总计4.55亿(455,439,194.49)美元。退款行为坐实了诈骗之嫌,但退款数额与他从5000多名投资人手里骗取的4.87亿(486,745,063)美元相比,还有3200万美元的缺口。

发表回复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