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习近平不愿为高岗平反的根本原因是高岗遗孀李力群透露了习仲勋是高岗自杀的推动者

高岗遗孀李力群多次要求为高岗平反

中共建政后第一批被整肃的高级领导人高岗的遗孀李力群,在高岗自杀54年后,再次要求中共中央为高岗平反。但是专家分析认为,高岗不会像刘少奇那样获得平反,而会像林彪一样难以翻案。

路透社星期二的消息说,高岗的87岁的遗孀李力群给现任中共胡温领导层写了一封信表示,高岗是1949年之后党内第一次权力斗争的替罪羔羊,所谓”反党和阴谋夺权”的罪名是捏造的,认为中共有必要替高岗平反。

著有《重审林彪罪案》一书的历史学者丁凯文接受BBC中文部采访时认为,高岗不会像刘少奇那样获得平反,而会像林彪一样难以翻案。他说,这同中共权力政治的特点有关。邓小平是高饶被整肃的受益者,也在整肃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毛泽东利用高岗牵制刘少奇
毛泽东利用高岗牵制刘少奇

邓小平陈云极力阻拦为高岗平反内情 (5455.org)

随着“文化大革命”开展,毛泽东表现出对高岗的怀念。传说毛泽东曾对起草讨伐刘少奇檄文的人说:要是高岗还在的话,他可以提供更具体、更详细的材料。

事实上,“文化大革命”中,批判刘少奇的内容,大部分都是当年高岗反对刘少奇的内容;“文化大革命”中所公布的关于刘少奇的许多罪证中,特别引人注意的从东北敌伪档案中搜集的材料,当年毛泽东就曾亲自让高岗去查过。这些材料当时没有公开,而今,却被公布了。然而,高岗当年因反刘少奇而获罪,现在却并没有因此而翻身,这又是为什么呢?

“文化大革命”初期,有些造反派不知深浅,成了了一个全国性的“揪高饶集团漏网分子联络站”。周恩来发现后,立即召见该组织的红卫兵头头,对他们提出尖厉批评:“你们这样做,是把矛头指向毛主席!”从此再无人敢动这个问题,当年被定为“高饶集团五虎将”的人也没有因这个问题再受到进一步的追究。

“文化大革命”期间,李力群自然也免不了遭批斗,后来,周恩来向李力群所在单位打招呼说:“不要随便揪斗李力群。”

1970年冬天,在高岗去世16年以后,毛泽东忽然对高岗的遗属表示关注。根据他的指示,周恩来于1971年1月派人把李力群从“五七干校”接回北京。起初,按照李力群的要求,安排她到图书馆工作,但刚去不久,就被调回当时的科教组(即后来的教育委员会)。据领导人讲,这是毛主席亲自交代的,毛主席说,在西北、东北的干部中,她是有影响的人物,应该回科教组工作(她原来在教育部工作)。周恩来还指示中央组织给她恢复原来的待遇,补发了被扣发的孩子们的生活费。周恩来逐一询问了高岗的每个孩子的情况。当了解到他们因受高岗的牵连,升学和毕业分配都遇到困难时,立即指示有关单位,把他们都召回北京,按照党的政策,根据各人的条件安排工作或升学,不得歧视。由于她的住址和身份已经公开,为了她和孩子们免遭麻烦,周恩来不让她们回原来的住处,也不让她们住公寓,而是派秘书带着她一起选择了一处独院居住。周恩来中央细心周到地安排高岗的遗属,不仅仅是因为当年高岗托孤之情,更可能是毛泽东授意的。

1974年召开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前夕,毛泽东指示将李力群安排为全国人大代表,并且列入国庆节登天安门城楼的名单。当时,四人帮爪牙迟群等人把持科教组,极力反对李力群党科教组的代表,周恩来便把她安排为天津选区的代表,出席全国人代会,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国宴。后来,李力群又担任了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所有这一切,是否意味着毛泽东对高岗的难以启齿的歉疚,而又不愿公开认错的一种耐人寻味的心态呢?

“高饶事件”至今已过去50多年,事情似已完结,但并未完结。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党中央对许多冤假错案重新进行审查,予以平反纠正。人们也关注着“高饶事件”如何对待?

陈云说过:“过去的事就算过去了,不要再讲了,再讲没有好处”,“这个问题实际上已经解决了,不要再提了”。在讨论《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时,邓小平也承认:“高岗敢于那样出来活动,老人家也有责任。老人家解放初期就对刘少奇同志、总理有意见,而对高岗抬得比较高,组织”经济内阁“,也就是计划委员会,几个大区的头头都是委员,权力很大,把政务院管经济的大权都拿出去了。高岗又从毛主席那里探了消息,摸了气候,好像老人家重用他,又有四个大区的支持,因此晕头转向”;“高岗批评少奇同志的东西,不是完全批评错的,有批评对了的。如土改时搬石头、反五大领袖;【注14土改时,一些领导干部反对过“左”的做法,因而被当着“绊脚石”,把他们调离本地区,当时把这种做法称之为“搬石头”。“五大领袖”是指当时的村干部:即村长、村支部书记、民兵(排)队长。粮秣委员、妇女委员。】天津讲话,还是由缺点错误。”(1980年3月19日)

但是,他仍坚持认为高饶的问题不能翻。人民都说这个问题“很复杂”。笔者认为,最“复杂”的恐怕一是高饶对毛泽东的看法。邓小平是不是“投鼠忌器”,怕“泼脏水的同时,把孩子也泼了出去”呢?二是由于邓小平和陈云这两位当年揭发这一事件的人都不愿“翻”,而他们是那么的权威,中国人又恰恰最信奉权威的话。

或许正是基于这一思想,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作出的《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高饶反党联盟”或“高岗反党集团”等字样都从文字上消失了,只保留了高、饶两个人。对当年被打入“高岗集团”的五个人,中央都给予“实际解决”,而未予公开平反。这也许就是邓小平所说的“总结历史,宜粗不宜细”的体现吧。

高岗遗孀李力群:习仲勋没有把毛泽东要保高岗的话带到【2】

*毛周照顾*

高岗死后,周恩来似乎对李力群有所关照。

李力群说:“总理就不让我去教育部了,叫我生完孩子到劳动部。为什么到劳动部工作?因为劳动部长是马文瑞,是西北人,是高岗的部下。总理认为他能照顾我。实际上他敢照顾我吗?”

劳动部部长马文瑞不仅没有关照李力群,而且为了显示和她划清界限,把李力群的行政级别从11级降为13级。文革开始以后,周恩来对李力群有过特别交待。

李力群说:“周恩来让专案组跟我说,关于高饶事件,彭德怀、陈云的事情,千万不要说,就说你以前不知道。当时我挨打挨斗,我就按照总理跟我说的,一切就说不知道。”

1969年,周恩来亲自指示将李力群下放到教育部“五.七干校”。中国独立记者高瑜2007年底采访过李力群。高瑜说:

“后来她到干校去了。她的几个大孩子已经都‘插队’(注:指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去了。就有一个小儿子。小儿子是高岗死了以后她才生出来的嘛。她说,我能不能带这个小儿子去,结果不让她带。而且是让国管局的一个局长,叫朱奎的,当年是刘志丹部队的人,周恩来特别让这样一个人告诉她,说你到干校去吧。给她送到干校了。

“到了干校两年,那个干校生活非常苦啊,劳动啊,下水啊,而且她又是高岗的老婆,在干校也遭批斗啊,斗争啊。”

还是毛泽东最关心自己亲信高岗的遗孀。李力群说:“高岗死以后,应该说毛主席对我和几个孩子很照顾了。”

2007年底采访过李力群的中国独立记者高瑜说:“当年高岗死了以后,毛主席还规定一个孩子要给40元的生活费。40元的生活费比一般干部都高呀。给一个炊事员、一个司机、一个四合院。”

*1971年获优待*

1971年,毛泽东指示将李力群从“五.七干校”接回北京,予以工作和生活照顾。

高瑜:“71年,中央办公厅来两个人,要接他回北京。当时军代表和造反派不让回,说这是高岗的老婆,就得在干校,不让回去。她也不敢跟人家回去。过了一个月以后,中南海警卫团又派了三个人来了。这两次要接她回去都是毛泽东指示的,周恩来给办的。

“接回北京以后,她提出来要到图书馆去工作,说这样我可以少接触人。结果毛主席说不行,说你们在东北、西北都是有影响的人,而且你在东北还办过学校,回教育部。

“这个时候呢,周恩来找她谈话,问你几个孩子在哪儿。她说我的孩子都‘插队’了。她说,把孩子的生活费也停了。李力群说,我的外交部的同学曾每月给过我们50块钱。两个外交部的同学,就是当大使的,工资多一点,就给50块钱,照顾了两个孩子。

“周恩来就跟她说,我把几个孩子马上给你接回来,给你补发几个孩子的生活费。谁支援过你,你借过谁的钱,你该还谁就还谁。每个孩子按当年的40块钱补助。后来说给他们家补了一万多块钱。当年一万多块钱当然很多了。

“后来由国务院给她看了房子。看了好多处房子,包括当年邵力子的房子,北京军区司令员的房子。那都是当年还是政治局,党中央副主席那类人住的院吧,都是很大的。就是还是按高岗当年的级别。

“李力群都不敢去住,说那么大的院子,我怎么敢去住啊。结果后来就是找到现在这个房子。当年是外交部副部长吴学谦住过的房子。她到这儿以后就改名叫李力,把‘群’字给舍了。到现在户口本上还是‘李力’。就一直住到现在,最近不又要拆迁嘛,她说她要当‘钉子户’。”

李力群谈到1971年回到北京之后受到的关照说:“后来把我从干校接回来,71年接回来,总理找我谈话,把我几个孩子都接回来,安排工作,恢复我的级别,恢复我的职务,我在教育部当司长,学生司。任命我为第四届人大代表,第五届政协委员。”

*毛泽东有悔 斥责周*

那么李力群对毛泽东怎么看呢?

记者:“您认为毛主席是好人吗?”

李力群说:“我不是那样(看)。他也看见刘邓的势力大,他们团结刘邓周陈,他(毛)也害怕。可是后来,他(毛)又后悔。我得说明白,他对高岗还是很亲密的,他也不是想把高岗整死。从他的一些言论,从他后来,从他高岗死了以后,他跟周恩来发脾气,说你把高岗整死了,把问题复杂化了,扩大化了。

“在北戴河,他从杭州回来,跟周恩来发脾气。从后来他在政治局在十三陵开会时说,有人想把高岗整死,灭他的口。从他后来在庐山会议,他说,对高岗的问题,我迟了一步,我要习仲勋(跟高岗)谈话,结果我迟了一步,结果他死了。过去叶子龙(注:毛泽东秘书)也说嘛,高岗死了以后,毛主席是一个多月显得心里沉重。”

*保高指示未传到*

李力群在1971年从周恩来那里得知毛泽东曾经想保护高岗的情况。

更多细节请看:

习近平不愿为高岗平反的主要原因是高岗遗孀透露了习仲勋是高岗自杀的推动者

重审高岗案与习仲勋有重大干系! (文学城)

文革后,大部分“反革命分子”包括大内奸刘少奇也得到平反。唯独高岗之死是中共近代悬案,一直没有明确平反。数年前启动重新审查高岗案,打算恢复高岗”同志”称谓。据称,但是没有了结。据说,今天中共准备重新审查高岗案,不提高饶反党联盟,并恢复高岗“同志”称谓。这是近年来中共的一个巨大改变。

其原因可能不少,第一是遗孀李力群大姐的幕后推动,不翻案死不瞑目;其二,是习总问心有愧,替老父仲勛同志解结;其三也许最大的原因习可能要重新定位毛泽东、文化大革命的地位和功过。

高岗曾是陕北红军和根据创建者之一,中共中西北局书记,东北内战立功,为中国的抗美援朝后勤工作做出相当大的贡献。因此,建国后任人民政府副主席兼中央人民政府计划委员会主席,一个炙手可热的中共高干,有可能成为接班人。但是,上世纪54年8月17日是一个不平常的日子,中国时任国家副主席的高官高岗自杀身亡,被成为第一个反党集团(高饶)的头目。

2017年10月25日高岗诞辰110周年时,北京举行了纪念开国元勛高岗同志诞辰110周年座谈会,并且播放高岗录片,记录了他与刘志丹、习仲勛等在创建陕北根据地的光辉事迹。注意啊,关键是习总的父亲是高岗的同事加战友,高岗有罪,习的老子仲勛怎么可能完全脱身?

其实共党应该一码是一码,即使高岗有问题,他也是有功之臣。功过分明,该几开就几开。愚认为高岗成绩和错误可以六四开。问题肯定是存在的,和几个人搞成一伙,篡党夺权(至少有一点野心),要不毛泽东那么紧张干嘛?高犯罪的一个重要线索在此:1953年12月15日中共中央书记处会议上毛提议外出休假期间由刘少奇临时主持工作,刘少奇谦虚地表示由书记处轮流主持,大家都同意由刘少奇主持,不赞成轮流。但高岗说:“轮流吧,搞轮流好。”就这倒霉一句话,毛听出来弦外之音–夺权野心。不管高是不是真有野心,但是老毛也太狠毒了,不就是一句话吗?也许说者无心,听者用意!

下面我们不妨花点功夫点题,探讨一下习家究竟和高岗是什么干系涅?

话说回来,五十年代当高饶问题被揭露以后,毛泽东起初还想挽救,让人找高岗谈话回陕北负责一个地区的工作。话还没来得及谈,就发生了高岗自杀未遂的事。据薄一波回忆道:把这事报告毛泽东时,从他的表情看,他对此事感到厌恶。他说:“高到西北的事不要再提了,随他去!”

经过朋友们耐心开导高岗开始静下心来反思自己的错误。1953年4月3日,高岗给周总理和毛主席写了一封信保证:过去犯过的可耻的叛党自杀行为决不再犯,也决不会杀人,决不逃跑。在管教期间,我一定坚决服从,遵守一切管教措施。

4月28日,高岗的交待材料《我的反省》写出,在送交中央审查之前,先让老战友习仲勋看看。习仲勋清楚在座谈会上很多人的发言都说高饶的要害是“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因此,看完后习仲勋派人将《我的反省》送回,并打电话给高的秘书赵家梁说:要害问题,只字未提。高岗听完习仲勋的意见后,几近失控。他用双手左右拍打着自己的脑袋说:“送走,就这样了”。

后来,在秘书的劝说下,高岗冷静下来对秘书说:“那就写上吧。”赵家梁提笔在《我的反省》上加写了“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赵家梁见高岗又把“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这句话中的“国家”二字勾掉了。赵家梁不解,向高岗询问,高岗则解释说:“我已经是国家副主席,还要当什么国家主席?就这样送走吧。”

8月16日,是高岗开枪自杀未遂的半周年。这天晚间,高岗显得特别兴奋,与妻子李力群唠得很晚。17日凌晨3时20分,高岗出来要水喝,警卫员给他倒了一杯温开水。早上8点多钟,李力群见高岗仍未起床,才知大事不好,医生赶来在高岗的床上开始抢救。上午10时17分,宣布高岗服安眠剂过量中毒死亡。(摘自《高岗传》,陕西人民出版社2011年4月出版)

其实习仲勛的言行本来是关心高岗,但是无意中触动了高岗神经的敏感之处,使他认为自己罪行严重没法开脱,因此歇斯底里起来。所以今天习想起来心中有愧,要代替他的父亲亲自为高解套,也自我反省。回顾当年,在毛泽东高压、淫威之下,共产党内部没有真正民主,大家在危机面前,都投石下井。现在正好是机会反省和检讨自己,为了老爸负荆请罪。

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习近平历史重任是反腐“打虎”,同时表明了习近平对毛泽东的态度。这不只是因为高岗案牵涉了刘志丹及习近平父亲习仲勋,还因为习近平早已看清了中共党从成立到现在,其腐败堕落、灭绝人性的问题。此外,反腐败也是打击江泽民的一个手段。江泽民的淫秽堕落、腐败卖国严重问题。但是,习近平开展反腐“打虎”倒江时候,毛左分子一样不高兴,甚至如丧考妣并拼死反对的原因。毛早已作古,但*****势力雄厚。习近平看到“倒毛”,必须摧毁“*****”的思想理论基础。

习家曾经倍受迫害,习总当然也非常不喜欢毛泽东。但他“倒毛”是有理有利有节制,非常讲究策略的。以暗示或点到为止作为表达方式,譬如说,毛泽东的120周岁冥诞日,其纪念的规格大大的低于纪念习仲勋的百岁冥诞,“毛泽东纪念堂”暂停开放。尽管在习第一个五年任期时出现了一些反复,有时反毛者比如毕福剑同志因为一段视频贬低毛泽东,受到冷遇,并不表示习支持毛。他必须一步步的来,时机不成熟,就不能轻举妄动,否则事与愿违,达不到目的。

毛泽东实在是刚愎自用,无法无天,对此对手下下狠手。谁不听话,谁必须倒霉。比如毛曾经对周林刘进行致命的打击。大跃进时期,毛泽东在1958年1月的南宁会议上特别表扬了柯庆施的文章《乘风破浪》,毛在大会上再次拿出柯文,当众对周总理说:“恩来同志,你是总理,你看,这篇文章你写得出来写不出来?”周总理回答:“我写不出来。”

于是老毛耿耿于怀,12月的杭州会议,点了周恩来的名;1958年1月的南宁会议,2月的政治局扩大会议,3月的成都会议,4月的武汉汇报会,5月的八大二次会议,5月致政治局扩大会议的信。毛泽东多次批评说:“不要提反冒进这个名词,这是政治问题。一反就泄了气,六亿人了一泄气不得了。”“右派把你们一抛,抛得跟它相距不远,大概五十米远。”为此,倒霉的周恩来只得不断检讨,在南宁会议、成都会议、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都作了公开检讨。还不能让秘书帮忙,因为那样检讨不透彻。据说熬夜之后写完检讨,周恩来显得苍老多了,白发苍苍。

因此,习主席回顾历史,心中愧疚不已。决定重新定位毛泽东,同时重评高岗,岂不是一箭双雕,一石击中二鸟。

 

本文忠于史料,文章编缉于网络材料,多谢!如有部分雷同,请担待。

*****************************************************************

高饶事件(摘自网络)。

高饶事件的实质是他们(高岗饶漱石等人)试图把刘少奇和周恩来从中共的第二和第三的位置上拉下来。主要的目标是刘少奇。”因此, 1955年官方对此事件做结论时,称之为“阴谋活动”和为加强个人权力而进行的“无原则”活动。

“五马进京”1952年高岗调任中央计划委员会任主席,1953年赴京。在高岗前后调京的还有邓小平、饶漱石、邓子恢、习仲勋,随之有“五马进京,一马当先”之说,而“一马”即指高岗,可想其受倚重之势。作为中共根据地出身的干部,高岗对于长期在国民党统治区“白区”工作的刘少奇、周恩来等人的势力不满。高与毛的私下谈话高岗夺权的关键因素是他对毛泽东态度的估计,高岗把这看成是一种信任他的信号和反对刘和周的机会”。

1953年在全国财经会议上高岗和饶漱石等人意图拉拢一些人对抗刘少奇、周恩来。当时邓小平就直接向毛泽东告状。

1953年12月15日下午,中共中央书记处召开会议,高岗、彭德怀、邓小平、陈云、杨尚昆、胡乔木列席。会议上,毛泽东提议在他外出休假期间由刘少奇临时主持中央工作,刘少奇则谦虚地表示由书记处的同志轮流主持为好。书记处的其他同志都同意由刘少奇主持,不赞成轮流。但高岗说:“轮流吧,搞轮流好。”高岗的言行使毛泽东认识到解决高岗有狼子野心啊,必须拿下,而且一刻不能再拖延。

1953年12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高岗的政治生涯中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不点名地向与会者点出了高岗问题的严重性。他不同凡响地说:北京有两个司令部,一个是以我为首的司令部,就是刮阳风,烧阳火;一个是以别人为司令的司令部,就是刮阴风,烧阴火,一股地下水。究竟是政出一门,还是政出多门?

七届四中全会结束后,中共中央书记处决定分别召开高岗问题座谈会和饶漱石问题座谈会,揭发批判高岗、饶漱石的严重问题。并决定高岗问题座谈会由周恩来主持召开,饶漱石问题座谈会由邓小平、陈毅、谭震林主持召开。

  

关于高岗问题的座谈会从2月15日下午到25日下午,共开了7次,有43人发言。曾经与高岗长期共事的陈云做了重要发言。在发言中,他揭发批判了高岗反对刘少奇、企图当党中央副主席的言行:

  

中央书记处得到这一消息后,刘少奇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书记处会议和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会议听取了周恩来报告高岗自杀未遂的情况和对高岗的紧急处置办法,决定立即对高岗实施管教,让其停职反省。

1954年2月17日高岗用手枪自杀未遂。自杀未遂后,中央书记处召开的关于高岗问题的座谈会只是在当天停开,18日、19日、20日继续举行。21日是星期日,休会一天,22日、23日、25日,又开了三天。在这八个半天的座谈会上,共有43人发言,揭发批判了高岗以及饶漱石的“罪行”。在座谈会的最后一天,周恩来做了总结发言,列举了高岗分裂党及夺取党和国家权力的阴谋活动的“十大罪行”,为高岗的错误定了性。

相关新闻:  和习近平一起喝茅台的袁红冰: 李克强内定中共总书记人选内幕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互联网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共产党党史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