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美报告︰具有中国国安背景的中国犯罪集团蔓延东南亚 无人可挡被列全球安全威胁

根据国会在华盛顿设立的美国和平研究所(United States Institute of Peace)的一份新报告,在泰缅边境活动的来自中国的有组织犯罪集团,正在以在线诈骗和金融欺诈威胁全球互联网用户,利用人口贩运的“网络奴隶”实施犯罪。

图片来自网络根据国会在华盛顿设立的美国和平研究所(United States Institute of Peace)的一份新报告,在泰缅边境活动的来自中国的有组织犯罪集团,正在以在线诈骗和金融欺诈威胁全球互联网用户,利用人口贩运的“网络奴隶”实施犯罪。

这些团体已被 中共当局赶出了中国,目前在柬埔寨、老挝和缅甸等邻近的东南亚国家开展活动。尽管该报告将其描述为“全球安全威胁”,但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阻止这些犯罪飞地的快速增长。

针对中国公民的在线诈骗和欺诈“现在以全球受害者为目标,”美国和平研究所缅甸研究主任简森·塔沃尔(Jason Tower)通过Zoom告诉美国之音。

这份周一(6月26日)发表的报告题为《犯罪顽疾在东南亚蔓延》(A Criminal Cancer Spreads in Southeast Asia),报告指出这些曾经主要参与非法在线赌博的犯罪组织,现在开始使用一种称为“杀猪盘”(pig butchering)的新欺诈形式。

塔沃尔说,这些骗局被称为“杀猪盘”,“因为其目的是在宰杀目标之前将其养肥”。他补充说,他们正在“对美国国民以及来自欧洲、日本和世界上许多其他国家的人犯下罪行”。

塔沃尔解释说,这种类型的骗局起源于中国,实施诈骗者通过长时间的接触,与受害者在网上建立深厚的、通常是浪漫的关系。

他说,“通常施骗者会介绍某种形式的投资计划,并继续诱骗受害者,给人留下可能会产生巨额回报的印象。一旦骗子确定受害者已经投入了自己的所有财务资源,这时猪就要被宰杀了–也就是说,骗子就会带着钱消失了,从而在经济和心理上都深深地伤害受害者。”

在缅甸,这些骗局是在与泰国接壤的克伦邦新建城镇水沟谷(Shwe Kokko)进行的,该镇是过去几年建立的自治开发区。根据美国和平研究所的报告,那里“至少有17个不同的犯罪区”,“现在仅在缅甸与泰国接壤的莫艾河(Moei)沿岸就有大约500万平方米用于犯罪的办公空间。

该地区由中国犯罪投资者与当地边防卫队(BGF)合作控制,边防部队是缅甸军方控制下的克伦少数民族的民兵。“不仅是在水沟谷…这里整个地区[正在]转变为一系列犯罪的飞地,”塔沃尔说。

水沟谷的网络奴役危机

这份由普里西拉·克拉普(Priscilla Clapp)和杰森·塔沃尔(Jason Tower)共同撰写的报告描述在COVID大流行期间中国工人离开该地区并返回北京后,犯罪集团如何“以有吸引力的高科技工作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求职者”,然后“将他们跨境贩运到网络奴役系统中从事金融诈骗计划”。

“许多网络奴隶受害者最终都来到了水沟谷,”塔沃尔对美国之音说。他们来自泰国、柬埔寨、老挝、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等地,被承诺提供高薪工作,但当他们到那里时却发现情况大不相同。”

水沟谷是缅-泰边境上的一个大型非法赌博城镇,最初由亚泰国际控股集团(Yatai International Holdings)开发,该组织由“中国关键罪犯佘智江”领导。根据美国和平研究所的报告,佘智江和其他跨国犯罪分子与当地边防卫队勾结,从缅甸军政府支持的部队获得“土地和支持”。报告称,在2022年佘智江被捕后,边防卫队“控制了这个庞大的犯罪帝国,大大增加了其财富和权力”。

“最初,这个由边防卫队和这些中国犯罪组织组成的邪恶联盟,参与建设城市来举办非法在线赌博,以及主要针对中国公民的在线欺诈行动,”塔沃尔说,

“有30多个国家的国民被贩运到莫艾河沿岸的那个地区,”塔沃尔告诉美国之音。

据新加坡《海峡时报》估计,约有1000名马来西亚人被迫在水沟谷工作。据印尼外交部称,印度尼西亚驻仰光大使馆在当地人的帮助下,于5月从该边境城镇赎回了一些印度尼西亚人。

为安全起见,希望匿名的接近边防卫队的消息人士告诉美国之音,这20名获释的印度尼西亚公民每人向边防卫队支付了约8500美元的赎金。

据菲律宾外交部称,八名被迫充当网络奴隶的菲律宾人在二月份获救。

这些人是在网上招募的,在泰国从事客户支持工作。“但是他们被带到缅甸,被迫对受害者实施投资加密货币诈骗,”菲律宾外交部在一份声明中说。

人口贩运受害者中也有青少年。一名在水沟谷工作的16岁缅甸男孩通过电话向美国之音描述了他的经历。“水沟谷有许多电脑车间建筑,每栋建筑约有200名员工,”他说。

“我被要求每天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在电脑前工作,每天以固定的速度执行在线金融诈骗计划。如果无法以指定的速度完成任务,工资将会相应减少。我们创建了虚假的在线购物网站,假冒“亚马逊”和“虾皮购物”(Shopee),以欺骗和窃取在线购物者的金钱。我们还创建了在线游戏来欺骗和勒索玩家,”他说。

中国选错了伙伴

“中国的作用是双重的……即是肇事者方,也是受害者方,”塔沃尔说。“中国已经参与打击其中一些犯罪网络大约二十年了。因此,你们已经看到主要与中国有关联的跨国犯罪分子被赶出中国,却能够在其他司法管辖区内继续犯罪。”

中国表示,他们一直在与缅甸军政府合作,解决边境地区的犯罪活动。5月2日, 中共外交部长秦刚访问缅甸,并在首都内比都会见了军政府大将敏昂莱。

中共外交部网站在会后第二天发文称,秦刚敦促缅甸当局“采取具体措施打击网络欺诈,与各部门协调努力,继续推进中缅泰联合作战行动,及时营救被困中国公民。”

然而,塔沃尔警告说,军政府“根本没有政治意愿和处理这些问题的能力”。

应军政府的要求,泰国地方电力局于6月初切断了水沟谷的电力供应。“但这行不通,”塔沃尔说,“因为他们在那里有发电机,而且犯罪活动还在继续。因此,虽然中国试图实施某种镇压,但它实际上在缅甸选错了伙伴合作,缅甸军方根本无法解决这些问题。

5月31日,缅甸国有刊物《全球新光》(Global New Light)称,“中国和缅甸正在合作打击跨国犯罪”。

需要全球行动和政治意愿

塔沃尔对美国之音说,“诈骗集团”的强迫劳动和网络奴役问题,不仅在缅甸是一个问题,而且正在“深深植根于整个东南亚,并正在蔓延到世界其他司法管辖区。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在这方面发挥全球领导作用”,他继续说道。

东盟(ASEAN)成员国,如现任轮值主席国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最近为制止这类跨国犯罪做出了努力,建立了一个不具约束力的论坛,称为“巴厘进程”,该论坛成立于2002年,旨在打击非法移民和人口贩运。然而,“缅甸是反应能力最弱的地方,”塔沃尔对美国之音说。

“真的是非常复杂的问题纠集在这些国家之间,一些国家呼吁做更多的事情。而其他国家的政治意愿则较少,”塔沃尔说。“就缅甸而言,几乎没有处理这个问题的任何政治意愿。”

责任编辑: 唐冬柏  来源:美国之音

相关新闻:  天现异象:共产党不把中国榨干不罢休,未来六年中国极有可能分裂成五个国家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互联网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灾难深重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